新锐观察  导航:首页 > > 正文

【台海新观察】“时代力量”布局“九合一”难解自身发展危机

来源:华广网    2018-09-06 08:28:04

    华广网9月6日讯 题:“时代力量”布局“九合一”难解自身发展危机

    作者 韩冰

    针对2018年“九合一”选举,“时代力量”在岛内18个县市、54个选区提多名候选人投入选战,全面抢攻地方议员席次,企图站稳地方滩头堡,最大限度扩张生存空间。但是,受政党格局、选举制度等因素影响,“时代力量”或步“台联党”后尘,最终将逐渐走向“泡沫化”。

    一、聚焦县市议员选举

    一是设立地方党部为选举铺路。“时代力量”每年仅有3721万元新台币的政党补助款,财力较为拮据。但自2017年以来,该党陆续在台北市、新北市、台中市、台南市、高雄市、新竹市、苗栗县、云林县、花东等地设立地方党部或办公室。“时代力量”搭建基层组织的目的,就是为2018年地方选举打前站,欲在政党与选民之间建立起紧密联系。

    二是推新世代候选人吸引年轻选票。日前,“时代力量”已在全台提名40余人参选县市议员,其提名人具以下特点:其一,80、90后为主力。41人中,80后、90后合计超过半数,最年轻者为参选高雄市议员(凤山区)的黄捷,年仅25岁。其二,多名“社运明星”获提名。“时代力量”提名参选台北、新北市议员的候选人,多为岛内青年熟识的社运骨干,如“岛国前进”发起人林亮君、“反服贸运动”媒体组长吴铮、“黑色岛国青年阵线”创始成员黄郁芬、“黑色岛国青年阵线”行政组长曾柏瑜等。

    三是攻抢县市议员拓展政治势力范围。其一,集结重兵进军“双北”。台北市、新北市中间选民群体庞大、选民受教育程度高,黄国昌、林昶佐主责操盘,力推林颖孟、林亮君、黄智珊等10余人参选“双北”市议员。其二,争夺蓝营基层地盘。在蓝营占优的新竹市、苗栗县、云林县等地,“时代力量”提名8人竞选地方议员,其中,新竹市有4人。“时代力量”秘书长陈惠敏称,新竹市选民平均年龄低、以中间选民居多,盼市议员当选席次能够达到3席,跨过在议会成立党团的门槛。其三,卖力经营绿营票仓。2016年,“时代力量”曾在高雄市拿下9.23万张政党票,因此该党在高雄市推林于凯、林子盟等岛人投入选战。另外,在绿营传统重镇宜兰县,“时代力量”针对“九合一”选举提名较多,企图拿下3席议员、2席民代及1席里长,深耕宜兰的政治意图不言而喻。日前,“时代力量”发言人李兆立称,盼在提名3人以上的台北市、新北市、台中市、高雄市、新竹市、宜兰县等县市议会成立党团,“希望能提升本土政党整体席次”。

    二、与岛内其他政治力量合纵连横

    一是与民进党保持暧昧状态。民进党上台后,围绕政治资源分配,大绿、小绿关系出现裂痕。针对年底选战,“时代力量”在不与大绿彻底撕破脸的前提下,进行微妙的选举操作。其一,与蔡当局进行适度区隔。民进党候选人背负“中央执政不力”的包袱,“时代力量”在劳权、青年等议题上与民进党保持距离,甚至直接批评台当局施政。其二,与部分民进党参选人进行利益交换。日前,民进党新北市长参选人苏贞昌民调落后,黄公开表示力挺苏,苏则帮小绿市议员参选人站台。在桃园市,“时代力量”早在2017年就表态支持民进党籍现任市长郑文灿连任,而该党在桃园举办募款餐会时,郑逐桌敬酒,与其维系互惠局面。

    二是竭力攻击国民党。在台北、新北等地区,“时代力量”以攻击抹黑国民党候选人、讨好“深绿”群体、抢夺蓝营席次为主要目标。针对国民党新北市长参选人侯友宜、台北市长参选人丁守中、基隆市长参选人谢立功、桃园市长参选人陈学圣等共同举办的“反对深澳电厂”造势活动,“时代力量”称马当局2015年就已推动“深澳电厂计划”,批侯、丁等人“换党执政就换脑袋”。台中市被取消“东亚青运会”主办权后,“时代力量”与民进党联手“打江攻卢”,质疑国民党台中市候选人卢秀燕竞选团队主委江启臣和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率团赴陆,“使大陆介入岛内选举”。

    三是与柯互动博取中间群体好感。台北市长柯文哲作为非蓝非绿的代表性人物,话题性强,媒体曝光率高,在中间选民群体中颇有市场。此外,“时代力量”与柯的支持者高度重叠,认同“时代力量”的选民,对柯的好感度及其连任市长的支持度都超过7成,而柯也有意延续2016年“立委”选举时的“台北改革阵线”模式,拟在台北市议员选战中支持新兴政党候选人。因此,2018年以来,“时代力量”台北市议员参选人与柯互动不断:6月,“时代力量”台北市议员参选人萧新晟竞选办公室开幕,柯受邀参观;7月底,“时代力量”台北市议员参选人林亮君成立竞选总部,同样邀柯站台,柯欣然出席活动并鼓励林争取20—40岁族群选票。

    三、争夺基层议员席次难挽其发展颓势

    一是党内纷争越演越烈。“时代力量”借时势而起,在政党组织结构上走“柔性政党”路线,未采“刚性政党”模式,仅靠明星党员聚拢人气,政党发展气势受挫或精神领袖权威受损时极易导致组织涣散。2017年初,“时代力量”重要成员、主席团成员冯光远即公开发表退党声明,批该党已蜕变成“国运昌隆党”。日前,围绕“劳基法”修法等议题,林昶佐与黄国昌多次爆发冲突,还有党员提议林取代黄担任主席,显见其内部分歧没有得到有效管控,党内裂隙呈扩大态势。

    二是面临国、民两党强力挤压。作为新兴政党,“时代力量”尚未确立明确发展方向和政治市场利基,盲目冲撞传统蓝绿两大党格局。一方面,该党称要“边缘化国民党”,但又无法拿出超越国民党的两岸关系政策论述,一味“反中”、“打蓝”难以赢得蓝营选民青睐;另一方面,在实际政治运作中,“时代力量”主攻青年、网络族群和深绿选民,同政治理念、政策立场接近的民进党争抢票源,对此,多名民进党“立委”明确表示,将不再礼让“时代力量”。目前来看,“时代力量”既无法获得国民党信任,也难同民进党再次展开深度合作,即便其在复数选区多票制的县市议员选举中有所斩获,但在层级更高、分量更重的“立委”选战中,受单一选区两票制限制,恐遭蓝绿两党共同绞杀。

    三是与岛内其他小党陷入零和竞争困境。在2016年“立委”选举中,政治性格孤傲的黄国昌不愿与“绿社盟”等其他小党合作,浪费了“绿社盟”30万张不分区选票、至少1到2席不分区“立委”席次。2018年“九合一”选举趋近,“时代力量”虽亟需在多席次议员选战中攻城略地,但仍未与社民党等就冲突选区提名问题进行协调。面对“时代力量”的傲慢姿态,社民党、“绿党”等在近日成立“社会福利国家连线”,宣布“5市5党团”连线主轴,声称要在年底“九合一”选战中一起对抗“时代力量”。

    四是“急独”政治立场难获多数民众认同。在政治定位上,“时代力量”虽自诩为冲破蓝绿格局的第三势力,其主张也有左翼运动色彩,但“时代力量”本质上还是“急独”势力的代表。“时代力量”即便在短期内可吸引部分深绿选票,但囿于政党格局狭窄,无法整合第三势力等因素,只能在“独派”市场中求表现,无法在两岸关系等影响岛内民众切身利益的重大议题上发挥正向作用。

    综上所述,顽固死守“台独”立场、钻营选举操作、不能营造良好政党形象的“时代力量”,发展空间有限,恐将逃脱不了“泡沫化”的命运。(本文作者为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华广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标签:“时代力量” 台湾“九合一”选举
[编辑:孟斌 责任编辑:陶宁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