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匡宇  导航:首页 > > 正文

【台海新观察】美国国会“挺台”新动向值得注意

来源:华广网    2018-06-14 16:35:57

    华广网6月14日讯 题:美国国会“挺台”新动向值得注意

  作者 刘匡宇

    近期,美国国会“亲台派”动作愈发频繁,不断向特朗普政府施压,敦促其持续、深入升级美台“实质关系”,加速将台湾纳入“印太战略”,参与围堵中国大陆。其一些新做法、新动向和背后的政治意涵值得关注。

    美国会两月内三抛“军事挺台”法案

    自特朗普3月签署“与台湾交往法”之后,美国会近2个月内相继提出多项涉及台湾防务方面的法案,包括:参众两院版的“2019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HR.5515和S.2987)”,提出强化台湾“不对称及海面下作战能力”,要求美军参与“汉光演习”等台湾军事演习、支持美国海军医院船借年度“太平洋伙伴”人道使命计划访台。由共和党众议员、退役空军准将培根(Don Bacon)提出的“台湾防务评估委员会法案(H.R.5680)”,要求在美国防部设立“台湾防务评估委员会”,全面推进台湾防务评估建议,对口美台军售。由共和党参议员加德纳(Cory Gardner)领衔的跨党派参议员提出的“2018年亚洲再保证倡议法案(S.2736)”,要求在“印太战略”视角下,发展台湾“不对称战力”、将对台军售“常态化”和授权美台高层军事交流。

    此外,加德纳和民主党参议员马基(Ed Markey)推出“2018年台湾国际参与法案(S. 2962)”,要求美国支持台湾在“所有不以国家为会员资格且美国已参与的国际组织取得会员身分,在其他国际组织取得观察员身分”,并与参议员帕度(David Perdue)分别率团专程访台,为蔡当局“打气”。另有多名议员就台湾连年无缘WHA、“台布断交”和航空公司更改台湾标注方式等事件发表“挺台”言论。

    美国会“挺台”出现新动向

    从近期新一波国会“挺台”动作来看,“亲台派”的现状、目标和策略出现了一些值得关注的新动向。

    一是“亲台派”势力不断壮大并凝聚所谓“跨党派共识”。美国国会近月来新一波涉台立法的发起人既有长期“挺台”的加德纳,也有刚从军队跳到众议院的“新兵”培根等人,这显示在蔡当局持续对美公关和“台湾连线”不断扩张下,国会“亲台派”仍在持续吐故纳新、壮大实力。同时,去年以来,“涉台法案”在参众两院各委员会及院会闯关速度愈来愈快,并屡屡获得高票乃至全票通过,显然已成为两党的高共识议题。

    二是提案密集且规划有序,通过概率较高。“亲台派”短时间内抛出内容相互协调而又分进合击的“挺台”提案,显有整合规划痕迹。在近期“亲台法案”“快速闯关”的氛围下,这种“饱和攻击”的做法容易在看似没有太多新意的渐进性、宣示性法案中,裹挟暗藏杀机的针对性法案或条款,制造美台关系的累积升级或“实质突进”,并反过来进一步加强“亲台反华”的政治正确。值得注意的是,对近次“涉台”法案,白宫和行政部门鲜有异议,也不再针对性地重申一中政策立场,而是采取默许或“放水”姿态,国防部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防长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等官员还多次出言相挺。

    三是法案更注重针对性、操作性和实效性。其一,法律效力高。往年,美国国会每逢5月WHA召开、9月联合国大会等时机,常会抛出支持台湾“国际参与”的法案,但多为不具备法律效力、近乎表态性质的各类“决议案(Resolution)”,但近一年来,美国会“亲台法案”几乎清一色地以法律效力层级最高的“法案(Bill)”形式抛出,一旦通过则会对行政部门产生或多或少的约束力。其二,内容更系统。近期3个涉台防务提案内容秉承类似的战略思维,核心诉求一致,相互配合、共成体系,兼从美国自身战略需求、“印太区域”战略视角和台湾自身防务需要来论证具体政策的必要性,更罕见地要求行政部门专设涉台防务事务机构,注重从台湾军力评估、改进和反馈的全流程,要求实现军售、咨询和交流的常态化。其三,更注重实效。此外,尽管类似“台湾防务评估委员会法案”这样具有特定内容的法案在本会期内通过难度较高,但明确要求行政部门限期内就此做出落实和答复,“国防授权法案”也有类似条款。可见,在“亲台派”更注重法案的细化和实效,让特朗普政府对争议法案与条款的“技术性搁置”、“口袋否决”和“选择性不执行”的余地就更为狭窄,也更难控制美台关系升级对一中红线和中美关系大局的威胁。

    四是“亲台派”与台密切互动有更具体指向。此前,美国国会多为特定少数“铁杆亲台派”不断挑动涉台议题,且多为宣示和象征意义。但近年来,“亲台派”除了提案愈发务实,更在提案前后配合多种“挺台”的动作,与台当局密切互动,其行为更具指向性。例如,在加德纳和帕度先后率团会见蔡英文后,蔡当局随即抛出欲在今年8月访问巴拉圭“固邦”并“过境”美国和向美军“租借太平岛”的消息。这说明,美“亲台派”可能借机鼓动蔡英文,抓住“与台湾交往法”、“国防授权法”等生效的机遇,找到融入美国战略的契合点,同时升级美台“实质关系”。而蔡当局显然已有所领会。

    美国涉台政策正在凝聚“新共识”

    在两岸对抗性持续攀升,台湾在国际上四处碰壁并面临“断交危机”之时,美国各界“挺台”意味浓厚,显示台湾正在美全球战略中扮演新角色。

    一是美建制派与“反华亲台派”共谋台海新政策,愈加危及一中原则。华盛顿对如何在促进与台湾的防务关系和承受来自中国大陆的压力间求取平衡,正在逐渐集合共识。其一,特朗普对华政策进入新阶段。在中美战略竞争加剧的大趋势下,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在第一年的反复和摇摆后,通过接连三份重要战略文件,明确了将中国大陆作为头号“修正主义的战略敌手”,以及围绕“印太战略”扩大对中国大陆围堵的战略方针,并越发明显地将台湾问题与中美关系其他问题挂钩。这既是以参众两院“台湾连线”为核心的美“亲台势力”长期施压、游说的结果,也进一步在官方层面将国内“反华亲台”氛围背书为政治正确。其二,政策界形成“反华亲台”跨阵营共识。在这种氛围下,近期包括任雪丽(Shelly Rigger)、卜睿哲(Richard Bush)和葛来仪(Bonnie Glaser)等一大批建制派学者及前官员在政策讨论时,尽管反对特朗普“将台湾当作影响北京的工具”,但也普遍认为象征性和实质性的“挺台”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美国应改变“顾虑中国大陆”的做法,同时承认“挺台不反华”难以共存。其三,新“共识”将更系统地破坏一中原则。相比于此前法案多在某一节点或领域谋求突破一中原则,近期美涉台立法具有更系统性、由点到面地破坏一中原则,甚至持续性地试图变更两岸一中现状的可能。可以预见,秉持类似或更激进思维的美国行政、立法和军事部门,在制度性“自我框限”逐渐消解后,会不断摸索游走于一中原则的“合法挺台”路线,其对中美关系与台海和平的挑战也将升级。

    二是美国欲借美台防务合作塑造针对中国大陆的“印太代理人”。目前来看,特朗普对台政策基于开放经济、政治自由与自我防卫为三大支柱,并且由于台湾是“印太区域”中目前最“反中”、“知中”且最单边倒向美国者,相信台湾有潜力在美全球和区域战略中扮演重要角色。

  美台对台湾防务发展方向、路径的看法并不完全一致

  美方在近期涉台防务提案和与台防务对话中,多次强调美方主导地位,要求提升台湾的“自卫能力”和“不对称战力”。其一,美国“以我为主”。美国在“印太战略”语境中摆出“以我为主”关切台湾安全事务和主导台湾防务升级的姿态,显示其所谓“盟友承诺”是基于本国而非台湾利益,甚至不排除将台湾视作“第二个叙利亚”,帮美国打“代理人战争”。其二,不做“安全承诺”。美国强调台湾借“不对称战力”“自卫”,其潜台词是不提供“安全承诺”或保证“协防台湾”,而是要台湾先“设法自保”;美国更愿当“引路人”、“顾问团”、“供应商”,或让台湾在“印太集体安全”范畴内,通过“社会化”、机制化的参与获得一定保障。但蔡当局对美军购需求仍以应对常规战争的F35B战机和潜艇技术装备等战略性武器为主,同时不断试图获取美国对其“渐进台独”路线的安保承诺。因此,美方近期频繁“挺台”,也是在敲打蔡当局,不要脱离美方战略轨道。(本文作者为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华广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标签:美国 台湾
[编辑:陈建伟 责任编辑:陶宁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