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晓全  导航:首页 > > 正文

【台海新观察】国民党2018年选情变数频现

来源:华广网    2018-02-10 10:50:33

    华广网2月10日讯 题:国民党2018年选情变数频现

    作者 徐晓全

    2018年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将于11月24日投开票。由于蔡当局执政不力、民进党满意度持续下滑,国民党在选举中占有较为有利的形势,且与去年相比,全党上下士气明显提升,大有实现翻盘的气势。然而,最近国民党暴露出选举提名作业进展缓慢、初选机制仍存争议、党内再现分裂危机等诸多问题,给选情增添了诸多变数。

    一、提名作业进展缓慢,指标性县市悉数未定

    经过去年12月和今年1月底两波提名作业,国民党目前已有新竹市、南投县、苗栗县、连江县、彰化县、云林县、宜兰县、台东县以及花莲县9个县市完成了提名工作,但总体来看,国民党“九合一”选举布局作业仍然进展缓慢。

    一方面,参与初选的人迟迟未确定。在蒋万安宣布弃选后,目前表态参选台北市长的有前“立委”丁守中、前“行政院发言人”郑丽文等,而前“行政院长”江宜桦、前“交通部长”叶匡时等人虽然近日陆续被蓝营内部点名,但参选意愿并不高。新北市民调最高的副市长侯友宜尚未正式表态参选。高雄党部主委韩国瑜虽然被认为是高雄市长的热门参选人之一,也至今未表态。

    另一方面,初选作业启动迟缓。国民党“立委”江启臣、卢秀燕早在去年10月底已经相继表态参选台中市长。三个多月以来,二人频频在媒体上曝光,不断针对台中空污、2018台中花博、市政府总预算卡关等议题,炮打民进党籍现任台中市长林佳龙,借此争取民众支持。两阵营也各显神通,争取蓝营派系大佬或现任“立委”支持。但直至2月9日,台中市长党内初选民调才出炉。有意参选高雄市长的国民党籍“立委”陈宜民早在去年11月就呼吁尽快确立高雄的初选机制,但据韩国瑜透露,初选规则得到3月上旬才出炉,3月下旬才确定人选。这明显落后于早已打得热火朝天的民进党高雄市长参选人。

    县市长候选人提名固然需要仔细斟酌和统筹谋划,但是初选进程过于缓慢,将不利于参选人的竞选布局,也有违选民的期待,对选情显然会造成负面影响。

    二、初选机制仍存争议,民调机制争议最大

    根据国民党中央党部相关决定,县市长参选人若协调不成进入初选,初选提名将采“全民调”方式决定,不再办理“党员投票”。然而,这一机制不仅未获得党内普遍认同,反而存在很大争议,成为党内对初选机制最大的争议焦点之一。

    一方面,参选人对初选机制颇有微词。日前,表态参选新北市长的周锡玮表示,民调是统计学或可操控数字,全靠民调决定人选很冒险,民调初选机制很难让人信服。周锡玮还数度公开主张要纳入党员投票,并表示“吴敦义应找所有愿意参选的人去谈,同时检视他们的能力及政见”,“期盼有政策辩论,让民众能够更了解、更清楚候选人要做的事情”。已公开宣布参选的前新北市议员金介寿也表示,新北市党部主委李乾龙还没找他们商量何时办初选、内容如何、要不要辩论、要不要党员投票,都没商量,并要求与周锡玮、侯友宜公开辩论。

    另一方面,民调机制引发党内抗议。澎湖县原本提名澎湖县长赖峰伟,但因先前的委外民调作业受到另一参选人、前澎湖县党部主委郑清质疑不公,遭暂缓提名。即使已通过民调机制完成提名的县市,党内不满意见也持续存在。如新竹市依照初选民调结果提名前新竹市长许明财,但日前新竹市议会的14名国民党籍议员,以连续缺席吴敦义在当地举办的3场选举活动的方式,直接向中央党部表达对民调机制的不满。

    国民党采取全民调机制具有多重考量,一是如吴敦义多次宣称的,“透过全民调方式,以公平、公正及公开机制产生市民属意的人选”;二是摆平初选争议。对于政党内部或县市无法整合的深层矛盾,全民调是“不得已”且最具客观指标的依据;然而,若通过民调的形式回避及“硬处理”矛盾,容易酿成分裂危机。

    三、国民党中央党部协调不力,党内分裂危机再现

    如何协调各县市参选人,形成团结一致的选举氛围,是国民党面临的一大挑战,这理应成为国民党中央党部推进选举工作的重中之重。然而,嘉义市议长萧淑丽宣布退党参选,暴露了国民党中央党部的协调不力。

    国民党表态参选嘉义市长的人选包括萧淑丽、前嘉义市长黄敏惠以及前“行政院青年辅导委员会主委”李允杰。2月2日,萧淑丽召开记者会,毫无征兆地宣布退出国民党,以无党籍身份投入年底嘉义市长选举,并强调参选到底。萧表示,基层的支持者劝进声浪大,3年前的退选失信于支持她的乡亲;今天不想再让历史重演,因为她认为“决定权不该是政党,而是存在心中的信念”。事发后,吴敦义以及国民党组发会主委李哲华均希望萧淑丽回到党内讨论,参与中央党部举行的提名协调小组会议,但被萧淑丽拒绝。

    萧淑丽曾在洪秀柱任党主席期间担任国民党副秘书长,是国民党本土派战将,出身横跨嘉义县与嘉义市的重要地方实力派“萧家班”。2014年的嘉义市长选举,萧淑丽曾宣布退党参选,随后在党内协调下,又决定全力支持国民党参选人陈以真,结果陈以真败给民进党籍参选人涂醒哲。此次选举,由于涂醒哲上任以来施政不佳,给国民党带来了在嘉义市实现翻盘的机会。然而,党内分裂造成失败的殷鉴不远。2014年基隆市“九合一”选举,黄景泰遭国民党撤销市长提名后,以无党籍身份继续参选,国民党就此分裂,选举结果谢立功和黄景泰两人总计获8.3万票,远不及民进党参选人林右昌的10.1万票。萧淑丽退党参选若成事实,将会造成分裂的国民党对抗团结的民进党的局面,将给有望由绿变蓝的嘉义市选情增添变数。

    四、地方党部初选作业不专业,民调闹出“乌龙”事件

    国民党地方党部作为各县市选战的指挥机关,在选举作业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部分地区出现的民调“乌龙”事件,暴露了国民党地方党部初选作业不专业的短处。

    国民党基隆市长初选参选人包括基隆市议长宋玮莉、前“移民署长”谢立功以及前“驻新西兰代表”介文汲。1月28日上午,国民党基隆市党部公布初选民调,原本谢立功以些微差距胜出,但因全方位民调公司误将“政党对比支持率”和“党内互比支持率”数据对调,当日下午更正计算后改由宋玮莉胜出。面对民调结果瞬间翻转,谢立功发布新闻稿指出,这次民调疑点重重,不只是数字误植,整个过程似乎也违反民调专业,最受到伤害的是国民党的形象,希望能拉高到中央党部层级处理,如此才有公信力。宋玮莉发布新闻稿指出,经深思后认为团结应该是最优先考虑,应将一切回归党内机制。2月6日,国民党副主席兼秘书长曾永权代表县市长提名协调小组,与宋玮莉、谢立功共同召开记者会,曾永权宣布由谢立功参选基隆市长选举,并对宋玮莉的大度与谦让表示敬佩。

    虽然此次乌龙事件最终圆满解决,但暴露出国民党基层党部组织能力等问题,对国民党的形象已经造成巨大冲击,对选情也有减分影响。

    五、地方实力派“避而不战”,“畏战”心理蔓延

    自从接连输掉2014年“立委”选举和2016年“总统”选举以来,国民党士气重挫,虽然近期出现回升趋势,但在民进党选情强劲的县市,国民党一些地方实力派仍选择“避而不战”。

    国民党内有意参选桃园市长的人包括前桃园县长、现任国民党“立委”吴志扬、前“立委”杨丽环、陈根德、孙大千、现“立委”陈学圣、现桃园市议员鲁明哲。但除了杨丽环积极运作,已公开宣誓要参加党内初选外,其余人都无明确表态。特别是党内民调居于第一的吴志扬,此前一直态度含糊。2月3日,吴志扬缺席国民党举行的桃园市基层小组长授证仪式。2月5日,吴志扬突然宣布不参选桃园市长,表示原因是父亲吴伯雄极力反对,并称对比民进党籍现任桃园市长郑文灿的政绩,国民党内“无人望其项背”。2009年,吴志扬曾代表国民党参选桃园县长,一举击败民进党籍参选人郑文灿。2014年,吴志扬再次与郑文灿对决首届大桃园市长,但以失败告终。吴志扬退选,不难让人产生国民党地方实力派避而不战的“畏战”心态。

    嘉义县也面临类似情况。民进党籍的陈明文与张花冠被戏称为“立委”、县长轮流做的“政治夫妻”,他们均在嘉义县长期耕耘、势力庞大。此次选举,由于分别力挺不同对象,两人关系降到冰点。民进党的内讧给国民党在嘉义县翻盘带来了机会,然而国民党的实力派至今没有任何人表态参选嘉义县长。“畏战”心理持续蔓延,无疑会挫伤党员的信心以及选民的认同。

    总之,国民党县市长初选提名暴露出来的一系列问题,不利于选举整合,且有挫选举士气。如果不尽快走出这些阴影,其负面效应会进一步发酵,将会严重冲击国民党的2018年选情,乃至对2020年选举也会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本文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华广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标签:国民党 选举
[编辑:纪菱 责任编辑:念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