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民  导航:首页 > > 正文

【台海新观察】王建民:台“前瞻基础建设计划”何以怨声载道?

来源:华广网    2017-07-11 16:32:38

    华广网7月11日讯 题:台“前瞻基础建设计划”何以怨声载道?

    作者 王建民

    蔡英文当局强势推动“前瞻基础建设计划”,不仅没有赢得掌声与支持,反而遇到社会各界的强烈质疑与普遍反对。在国民党、亲民党、“时代力量”等在野党强烈反对与社会舆论压力下,民进党做出表面妥协,各方达成共识,台“立法院”于7月5日正式通过修正版的“前瞻基础建设特别条例草案”,将原“8年8800亿元”改为“4年4200亿元”,同时留下未来可续增的“但书”,即未来期满后经“立法院”同意可继续扩展与追加预算。尽管“前瞻条例”在政治妥协与政治算计下完成立法,但整个决策过程、规划内容与前景成效等一直存在巨大争议,有许多值得检讨与思考之处。

    单纯就经济层面讲,蔡英文当局通过扩大基础建设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做法并没有错,这是刺激经济的通常做法。那么,为何会引起如此强大的争议与反对声音?主要原因表现在六个方面。

    第一,决策过程缺乏科学性与透明度,这么庞大的基础建设计划竟没有经过详细论证与广泛征求意见。“前瞻计划”春节前才提出,这么多的项目与庞大的投资,短短半年时间就仓促定案。同时,还有人质疑“前瞻计划”抄袭马英九执政时提出的4年5000亿的“振兴经济方案”,而且连文字都不改。特别是这么大的基础建设投资计划随时可以增减,违背科学规划的基本精神。在审议“条例”过程中,民进党为能顺利通过条例,减少外界反对,不仅将原本坚持的“8年8000亿”临时改为“4年4200亿”,而且将国民党提出的“少子化、食安、青年就业”等项目又列入,一个庞大的基础建设计划变得如此随意与草率,显然不是一项科学、严谨的规划。

    第二,在资源分配上“重绿轻蓝”,即在基础建设资源分配上更多地向民进党执政县市倾斜,非绿营县市项目少甚至挂零,被认为有选举“固庄”与“买票”之嫌。由于资源分配不平均,厚此薄彼,不仅蓝营县市不满,就是分到资源少的部分绿营县市长也有情绪。同时在时间规划上与蔡英文预期的连任执政期限八年一致,更有明显的政治考虑。

    第三,内容存在巨大争议。该计划主要包括轨道建设、水环境建设、绿能建设、数位建设与城乡建设等五个方面,但没有多少值得肯定的重大基础建设项目,根本不具前瞻性,完全是拼奏。在城乡建设部分,竟然把打造新街景、改善停车环境与防漏水等最简单的工程也列为“前瞻计划”,这哪里有前瞻性与重大性?特别是争议最大的轨道建设,原本计划投资达4000多亿元,约占前瞻计划总投资的一半,民众普通反对。国泰民调结果显示,只有6.4%的民众支持轨道建设。让人不解与困惑的是,台北市与高雄市两大城市已有捷运,其他城市均属中小城市,人口多为50万左右,交通便利,为何要坚持花巨资大力发展轨道交通?除了地方选举绑庄与固庄外,甚至还有其他原因。一位青年学者查找台湾过去轨道建设资料发现,台湾不生产轨道,也不生产机车,台湾现有轨道与机车几乎全部来自日本,因此判断蔡英文很可能企图通过轨道建设扩大日本相关设备与机车进口,补偿曾承诺却无法进口日本核辐射食品的损失,通过隐秘的轨道建设利益输送方式强化台日经济合作,从而争取日本对台湾参与国际社会甚至“台独”的支持。这尽管只是一种判断与猜测,却值得深入调查与观察。

    第四,“前瞻条例”存在诸多漏洞与回避法律监督疑虑。重大基础建设均涉及环境评估、可行性报告等问题,在工程项目还没有获得环境评估过关的情况下就通过预算,显然是“先斩后奏”,不合规范。如38项轨道建设项目中未完成环境评估的仍有15项、有待可行性评估的有10项,如果未来未能通过评估,预算如何执行?“条例草案”中与区域规划等相抵触或发生争议时可由上级机关决定,则不符合法律规范。难怪这一“前瞻条例”会引起如此大的争议。

    第五,决策双重政治标准问题。蔡英文一直把尊重民意放在执政中极为重要的地位。蔡英文一直强调施政决策要公开透明,主张公民参与,反对黑箱,尤其是对马英九执政时推动的“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强烈攻击与批判,认为协商不透明、不公开,没有公民参与(其实并非如此,而是举行了大量的公听会),是“黑箱”决策,但对于“前瞻计划”则完全是另一套标准,未广泛征求意见,更没有经过严谨的科学论证,草率决策,匆忙上阵。不论是蓝营民调还是绿营民调,主流民意反对或质疑“前瞻计划”(如国泰金控公布的“六月国民经济信心”调查显示,67%的民众对“前瞻计划”的效益有疑虑)的情况下,蔡英文还强行要民进党“立法院”党团以“多数暴力方式”通过“前瞻计划”(尽管后来在压力下名义上有所妥协),不仅是鲁莽决策,更是对自己政治信仰的背叛,是“打脸”。

    第六,担心造成“债留子孙”与后遗症。这一庞大的基础建设计划不是通过正常的财政预算解决财源问题,而是通过“特别预算”即正常预算之外的预算方式解决资金问题,通过举债方式筹集,而且不受“公共债务法”限制,这对债务沉重的台湾而言又是一个沉重的负担。特别是台湾财政困难重重,多个社保基金(台湾称年金)面临破产,蔡当局力主推动年金改革,大力删减退休公务人员待遇,引起强烈不满,却花巨资推动存在巨大争议的“前瞻计划”,显然在资源运用上存在不合理性。尤其需要注意的是,若未来执行不力,造成工程延误,资源浪费,债留子孙。特别是多年来,台湾以不同名义设立了不少经济或产业园区,却未充分利用,大量荒废,被称为“养蚊子”。

    对“前瞻计划”的执行与效益缺乏科学、客观的评估,未来成效很不乐观。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台湾推动的重大经济建设计划几乎没有一个成功的,从李登辉时代的“亚太营运中心”与“六年国建计划”到陈水扁时代的“亚洲矽谷”、马英九的“爱台12项建设”等,均以失败告终。台北到桃园机场数十公里的捷运建设花了整整20年才通车,更让外界对“前瞻计划”不敢抱太大期待,即使民进党籍的高雄市长陈菊也忧心“前瞻计划”的稳定性。(本文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研究员)

    华广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标签:前瞻计划 评估 科学
[编辑:陈建伟 责任编辑:艾然]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