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念薇 2019-08-03 17:12:38

“专机走私案”错上加错,蔡英文“抱着头壳烧”

专机走私案烧了一周,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才姗姗来迟,于上周六首度出面正式道歉。说走私与自己“出访”无关,还轻描淡写说只是“超买”,蔡英文一错再错。曾经大唱“谦卑谦卑再谦卑”,遇事则“硬拗硬拗再硬拗”,结局可想而知,只能是“千悲千悲再千悲”。

    华广网8月3日讯 题:“专机走私案”错上加错,蔡英文“抱着头壳烧”

   作者 海平

  专机走私案烧了一周,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才姗姗来迟,于上周六首度出面正式道歉。

  说走私与自己“出访”无关,还轻描淡写说只是“超买”,蔡英文一错再错。曾经大唱“谦卑谦卑再谦卑”,遇事则“硬拗硬拗再硬拗”,结局可想而知,只能是“千悲千悲再千悲”。

  原本以为 “出访友邦”“过境美国”风光无限,未料乐极生悲,一桩“史上最嚣张”专机走私案,把蔡英文打回贪婪原形。“前有贪腐扁,后有走私蔡”、“人出去,烟进来,民进党发大财”。火势已起,蔡英文想甩都甩不掉,只能“抱着头壳烧”。

  “国安”问题,贼喊捉贼

  专机本应是最值得信赖,最安全的所在。可蔡英文的专机,竟成走私工具,藏污纳垢。 “最安全的地方其实是最危险的地方”,这句话竟然应验在蔡英文身上,丑闻举世罕见。

  仅“出访”一次,通过专机走私香烟就超万条,更荒唐的是,操控走私流程的,还是负责蔡安全的“国安”团队、贴身随扈,蔡当局管理之松散令人叹为观止。

  自2016年以来,患上迫害妄想症的蔡英文,有事没事总喜欢“碰瓷”,千方百计限制和打击两岸交流,升高两岸对立。尤其今年以来,为捞取个人选举利益,更频繁炒作所谓台湾“国安”问题,加码进行各种政治操弄。比如,利用民进党在台“立法机构”多数优势,强行通过“两岸关系条例修正案”,把退役将领赴大陆年限从原计划的15年变为“终身限制”;还扬言将在下会期通过“修法”规范所谓“中共代理人”。 “绿色恐怖”变本加厉,岛内满城风雨,气氛风声鹤唳,舆论忧虑蔡英文“全面关闭两岸交流”。

  如今专机走私案的爆发,“国安”特勤人员竟是走私分子,绿营亲信人马扎推的“华航”扮演包庇护航角色,蔡办成为负责派车运烟的共犯。民众恍然大悟,高唱维护“国安”高调的蔡英文,原来是在贼喊捉贼;所谓台湾“国安”最大的威胁,却是来自蔡英文自己和她的执政团队。人们不免质问:蔡英文连自己身边的团队管理都处处掉链,漏洞百出,她还有什么资格谈安全问题?!台当局“国安局”是蔡直接统管的敏感情治单位,“华航”是蔡办秘书长陈菊所在的“新潮流”人马聚集区,发生如此重大丑闻,难道只是管理出问题?抑或根本就是长期互相勾结与纵容包庇?

  因此,即便前“国安局长”彭胜竹第一时间辞职、侍卫长张捷调职处分、贴身随扈吴宗宪羁押调查,舆论压力仍排山倒海,认为蔡英文只是急于切割,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小绿大绿,各自努力

  诡谲的是,蔡英文专机走私香烟案被抖出,出手的并不是民进党最大竞争对手国民党,而是“时代力量党”头目、前主席黄国昌。

  “时代力量党”一向被称作“小绿”,属“大绿”民进党的小弟,两党在很多时候都是并肩作战、分进合击,很大程度上算是“一家人”。可为何黄国昌此刻要曝光这起走私案,选择与蔡英文和民进党过不去?无他,面对2020,一切为了争夺选举利益。

  虽然此前民进党表达继续与“时代力量”合党意愿,甚至在某些选区愿意“礼让”,但行动上并未展现太多诚意,也无实质进度,因此,无论黄国昌个人还是“时代力量”,都想进一步施压,以便从民进党处瓜分更多资源。而蔡英文执政政绩不彰,民调低迷,刚好给了“时代力量”更多“以小博大”的空间与本钱。

  更值得关注的是,当舆论聚焦讨论为何黄国昌出手打击蔡英文时,黄国昌并没有收手,反而紧咬不放,不仅继续爆料称运输走私香烟的车辆由蔡英文办公室派出,猛批幕僚以“超买”试图帮蔡解套是“馊主意”,而且再三点名台当局“国安会秘书长”李大维为什么继续神隐,“交通部长”林佳龙为什么还继续护航“华航”董座谢世谦?

  黄国昌一副与民进党“干到底”的样子,也让“大绿”“小绿”是否彻底决裂成为新议题。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打官腔说“不会影响合作”,但民进党主席卓荣泰有关“为了大局,双方要展现诚意”的提醒,明摆着就是表达对“时代力量”此次爆料的不满。

  只是,未来民进党选情若无法拉升,支持者又归因于蔡英文专机走私案,那“时代力量”与黄国昌的选情,会不会被绿营支持者“反杀”?恐怕还需进一步观察。

  一错再错,何时收场

  在专机走私案爆发一星期之后,蔡英文上周六才姗姗来迟,首度出面向台湾民众正式道歉,显然是希望该案能够止血。

  回过头来说,设若蔡英文能在第一时间承诺错误,并展现铁腕与魄力,通过强力声明或公开记者会形式,表达自己对走私案“无法容忍”,宣示无论牵涉何等层级,无论“皇亲国戚”,只要“违法”都彻查到底,直到水落石出,如此借力使力,或许可减少失分。但害怕“大火”烧及己身的蔡英文,第一时间却是条件反射式“切割自保”,声明弊案与“出访”行程无关;进而将错就错,把走私香烟定性为“超量购买”,试图掩盖真相。

  走私明明是乘着蔡英文“出访”之便而操作,怎么能说与“出访”无关?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专机是礼遇通关,无需检查缴税,如此具量走私、利润高达数百万,竟然用“超购”来唐塞?“这不叫走私,什么才叫走私?”蔡英文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做派,显然与民众认知有巨大落差,因而批评声浪再掀高潮,逼得蔡不得不收回“超购”之说,并且公开道歉。

  凭心而论,蔡英文和民进党也不知道这桩丑闻何时才是停损点。他们又以惯用手段——试图拿马英九来垫背,于是,要求“华航”清查专机走私香烟从何时开始。结果华航公布,2006年至今13年来、24次台湾地区领导人专机任务的免税烟品销售数量共4万1904条。蔡英文的想法,当然是模糊焦点,像“特别费案”一样,试图把专机走私案操作成“历史共业”,以获民众谅解。只是,数据会说话,蔡英文才上任3年多,走私香烟高达26415条,占13年来专机免税烟品销售数量63%。民众感观会是什么?当然是“超敢贪”。民众还会质问,为何只公布2006年后的数据?李登辉时期的为何不公布?是不是怕打击面太广,尤其怕得罪李登辉一派深绿势力?

  蔡英文危机处理中一错再错、捉襟见肘,想要快速平息民怨已是不可能。树欲静而风不止,蔡只能抱着头壳烧。至于何时收场,端看黄国昌和国民党要追打到什么程度了。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