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星璃 2019-08-20 16:36:56

【台海新观察】为何组党在台湾如此盛行?

2020年台湾“大选”在即,许多政治势力竞相重组并成立新的政党,以期在新的政治环境中占有一席之地。以4月13日由原政治团体转型为政党的“统一联盟党”为开端,紧接着7月20日,“独派”色彩鲜明的“喜乐岛联盟”也宣布成立政党。

华广网8月19日讯 题:为何组党在台湾如此盛行?

作者:许川 

2020年台湾“大选”在即,许多政治势力竞相重组并成立新的政党,以期在新的政治环境中占有一席之地。以4月13日由原政治团体转型为政党的“统一联盟党”为开端,紧接着7月20日,“独派”色彩鲜明的“喜乐岛联盟”也宣布成立政党。

最具震撼力的是,由柯文哲一手主导的“台湾民众党”也于8月6日在台北创立。除此之外,视陈水扁为精神领袖的“一边一国行动党”亦在8月18日成立,而前台南县长苏焕智的“台湾维新党”预计将在本月24日成立。

由此可见,台湾岛内组党风气并未随着民主政治的巩固而减弱,反倒是出现了似乎更加严重的政治分化。组党风气为何在岛内如此盛行?

原因一:台湾社会存在民主早熟症候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台湾开启民主化不过三十余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将民主的所有元素和内涵移植到台湾显然是不可能的任务,但启动民主化貌似势在必行。也就是说,理论上的民主与现实中的民主存在着巨大差异。要从前者过渡到后者,就必须构造一套简单易行的民主政治话语。

当政治理论家和政客们要将民主思想灌输给普罗大众时,他们就必定要将民主进行简化和包装,一是主张直接选举,二是主张结社自由。两者的结合便是今天所看到的政党政治,选举和组党成为了民主的代名词。正是基于此,许多台湾民众都误认为真正的民主就是选举和组党,并将其视为实现自身利益的方式或工具。

根据台湾有关部门的统计,截止目前岛内共有近三百个政党,这在世界其他同等体量的地区或国家是绝无仅有的。无疑,政党在台湾有泛滥的趋势。

原因二:台湾是一个相互区隔的社会

一个社会的聚合和离散的程度决定着利益分化的格局,同时也决定着政治势力的格局。相互区隔的社会的特点是相互之间的不信任甚或排斥,并坚信一旦对方上台执政就会出台针对己方不利的政策。这种思维定式易于将政治活动推向一个极端,即“为了反对而反对”。

台湾社会由于独特的发展历史和不同的政治追求,使得群体与群体之间存在着认知上的差异甚至利益上的对立。这些差异和对立往往因为执政当局政策上的导向而变得异常极端,例如军购、服贸、军公教和“一例一休”等政策,都引发了巨大的社会争议,许多利益团体为此纷纷成立政治团体或政党,以期抗议所谓的政治不公。

更为严重的是,当“为了反对而反对”成为政治团体或政党的行为准则时,社会相互区隔的程度不仅会加深,而且还会固化,由此形成一个恶性循环的闭合回路。

原因三:台湾民众对蓝绿大党的厌倦

得益于制度上的形塑,台湾的执政权长期被国民党和民进党霸占,其他党派均无问鼎“大位”的可能。然而,由于受到相互迥异的意识形态的左右,两党制的政党格局并没有给台湾造就一个相对稳定、和谐与繁荣的社会环境,反倒是因意识形态挂帅,常常使社会陷入严重的族群冲突乃至撕裂。可以说,社会的斗争与是不是全面执政或少数政府都无直接关联。

对于这种社会境况,台湾民众其实是不愿意看到的,更是不愿意接受的。在许多重要的时间节点,他们都希望有一支可以取代蓝绿大党的力量出现,从而让社会摆脱被蓝绿束缚的困境。所以,他们一直在呼唤并给予第三党或第三势力机会,以期能够改变此一结构。

可问题是,组成新政党真的就能够解构原有的政治格局,进而缓解台湾社会的顽疾吗?这一问题也可以置换成,为什么台湾社会组党的趋势不减,但政党政治的治理却日渐衰微?

从民主政治的角度看,政党越多就越能体现政治的民主吗?事实上是恰恰相反。正如前述所言,这些政党的成立在很大程度上多是基于对传统大党执政表现的不满甚至反感,遂而才另立山头。当然,这些政党并不一定都参与选举,而是特定利益团体的组合,涵盖了社会的方方面面、各行各业。

近期成立的这些政党的政治属性或色彩皆比较鲜明,可以划为统“独”两大阵营,本质上其实都是蓝绿内部再次分化的结果。这从侧面反映出两个问题:一方面是台湾社会对蓝绿主流政党的不满,另一方面是蓝绿内部对各自大党的不满。

不满的剧增,意味着民主的价值和真谛没有落到实处,即台湾民主徒有虚名。毫不夸张的说,组党实难化解本已就根深蒂固的矛盾,反而可能还会加剧各族群之间的价值和利益冲突,进一步激化原本细微、隐性、可控的矛盾。

尤其值得一提是,固有的政治制度和选举制度也限缩了第三势力或新兴政党的扩张和能力。选区的划分、计票的规则和席次的分配都不利于小党,这就导致新兴政党如果得不到足够大的政治舞台,其很可能就是昙花一现。如之前的亲民党、新党、“台联党”,以及现今的“时代力量”,都难以避免被边缘化甚至泡沫化的命运。

与之相对应的是选民的个人心理。由于选择小党或新兴政党可能会使得自己的选票成为废票,大多数选民因此变得比较保守,不愿意多给小党或新兴政党机会。从而一到选举,选民就只能在国民党和民进党之间进行“两害相较取其轻”的无奈抉择。

因此,对于小党和新政党来说,政治环境的残酷现实是,对蓝绿大党的反感,培植了产生新政党的土壤,但现有的政治结构,又决定了新政党狭小的生存空间。在蓝绿两个大党长期执政的态势下,新政党或第三势力或许会层出不穷,但都难以持续。


此次组党风潮的一个特点是,以全新的理念或组织筹组的政党少之又少,其大多数都是由以前的政治团体转型而来,并且皆是分布于蓝绿两翼。这从侧面说明,蓝绿两党已将政治板块分食殆尽,新政党要另辟疆土几无可能,而只能在蓝绿内部进行分解和重组。

如果说新政党仅是脱胎于或受制于蓝绿阵营的话,那么新政党的产生就天然带有缺陷,即新政党的发展要取决于大党的施舍,同时也不具有攻击性,即不会对传统大党构成危机。这样,台湾的治理就始终停留在“能做事的政党做不好,想做事的政党做不了”的阶段。

综上所述,新政党不断涌现,除了制度上提供的条件外,最根本的动力是不同群体的利益在既有的政党格局里得不到释放和满足,外在刺激则是对国民党和民进党执政的失望。不过,新政党的成立,真的能够实现他们的诉求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这就是为什么新政党或第三势力间歇性迸发的内在逻辑。(本文作者系东南大学台湾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