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陈建伟 2018-03-28 06:00:16

【台海新观察】陈水扁不甘寂寞谋复出

近期,不仅扁自己借儿子陈致中参选市议员之机不断挑战“参与政治活动”的红线,而且其身后的“扁系势力”也开始集结为扁再起造势。

    华广网3月28日讯 题:陈水扁不甘寂寞谋复出

    作者 任冬梅

    陈水扁从台湾地区领导人一夕沦为阶下囚,其政治生涯看似到此为止,但保外就医中的他却屡屡制造出各种话题,吸引大众目光,其一举一动至今依然左右着部分死忠支持者的动向。近期,不仅扁自己借儿子陈致中参选市议员之机不断挑战“参与政治活动”的红线,而且其身后的“扁系势力”也开始集结为扁再起造势。陈水扁的政治能量未来能迸发到何种程度,是否会成为牵动蔡英文当局和民进党年底县市长选举的重大变量,值得关注。

    阿扁近期动作频频

    陈水扁自2008年卸任后,陷入海外洗钱、贪污、机密“外交”等案件,成为台湾地区首位因贪污入狱的领导人。服刑后因所谓的失智、帕金森氏症、尿失禁等健康问题于2015年获保外就医,结束6年多牢狱生活。在保外就医前,扁曾与台中监狱约法三章,不能从事任何与治疗目的无关的活动,否则就得马上“回笼”。但是出了牢笼的陈水扁却时常逾越“司法”红线到处“趴趴走”。

    一是不断“违规”参与各种“泛政治”活动。去年5月19日,扁就北上参加了凯达格兰基金会募款餐会,去年11月25日又赴台北教育大学北师美术馆参观画展,去年12月17日去新竹吊祭“立委”柯建铭母丧,尤其今年1月15日借赴新光医院探访医师王诚良之机,专程拜访李登辉为其96岁生日祝寿,被媒体形容为“世纪大破冰”。李扁这对“台独父子”12年后再聚首,具有明显的政治意味。对此,台中监狱1月19日发函陈水扁,认为其拜访李登辉没有事先提出书面申请,已违反规定,要求其检讨改进。扁收函后极为愤怒,在line的共同群组中批评蔡英文连马英九都不如,还表示要“另组一边一国新本土政党”,说明扁对台中监狱的发函毫不忌惮,更料定蔡当局不敢真让其重回监狱。

    二是借为子助选“正面挑战”“司法”红线。由于扁子陈致中要竞选高雄市议员,扁正好抓住机会,以为儿子助选为由,迫不及待粉墨登场,开始公开参与政治活动。2月25日,陈致中曾席开百桌,举办高雄市快乐希望协会会员大会和餐会,而陈水扁也出席并上台向与会者举杯致意。3月17日,陈致中举办造势晚会,陈水扁申请出席。台中监狱“考虑家庭亲情”破例同意之余,提出“不上台”、“不演讲”、“不谈政治”、“不受访”四个不准。可扁当晚公开违反规定,在众目睽睽之下上台送寓意“好彩头”的菜头给陈致中,两人还深深拥抱。现场“阿扁加油”的声浪不输“致中当选”。不少死忠扁迷举着“司法迫害”、“赦免阿扁”等旗帜参加,庙埕被人潮挤爆。获民进党提名参选高雄市长的陈其迈也现身力挺,呼吁选民让陈致中第一高票当选,否则阿扁会“剉咧等(惶恐地等待)”。

    三是频频关切绿县市选举情况,政治影响力犹存。保外就医中的陈水扁,虽不能接受媒体采访,但近期透过新媒体逐篇发表“新勇哥物语”,对时事和各地选情提出不少观察与意见。此外,民进党党内初选高雄的不表态率超高,台南的民调分数两极化,传出都与陈水扁有关。高雄市长初选民调结果,“立委”陈其迈获得35.90%支持胜出。然而,“无法选出”的不表态比率逾33%,却也直逼陈其迈的分数。有知情人士指出,陈水扁支持陈其迈,虽然让陈其迈获得深绿民众支持,但也激起蓝营支持者更深的反感,让原本就高的不表态率又更高。至于台南部分,派系各自强力动员,最后产生弃保效应,颜纯左、王定宇、李俊毅和叶宜津的票,各自流向黄伟哲、陈亭妃,才让分数两极化。陈亭妃在最后关头大打“阿扁牌”,阿扁的票一开始分别挺王定宇和陈亭妃,扁牌出手后,最后王定宇的票都灌向陈亭妃。可见,扁虽还在保外就医期间,但政治余威犹存,尤其对南台湾选情的影响不容小觑,若外溢效应扩大,对民进党选战布局恐是一大干扰。


    扁系势力集结挺扁

    由于扁“身陷囹圄”,其支持者一直千方百计想替他解套。去年6月民进党籍高雄市议员郑新助、萧永达发起成立“赦扁联盟”,并在9月的民进党党代会联署提案,盼能成功向蔡施压“赦扁”,声势之大几近撼动民进党中央。不过最后因党代表现场人数不足未进行投票。今年以来,扁系势力大有抬头之势,蠢蠢欲动为扁复出铺路。

    一是陈水扁头号幕僚陈师孟进入“监察院”扬言为扁翻案。陈师孟于1月正式出任“监察委员”,还未正式上任前就称要专打“办绿不办蓝”的法官,并认为扁“不构成贪污”。陈师孟上任后首案即是调查2009年“司法节”庆祝会时,检察官上演行动剧讽刺陈水扁遭司法收押的情况,并于3月20日南下与陈水扁长谈一个半小时,21日又接受“独派”团体陈情,表示会“平反扁案”、“弹劾当初侦办扁案的检调人员及法官”。原本去年陈水扁违规北上参加凯校餐会,让二次金改案的承审法官想传他出庭,评估是否重启审判,其余4案则观望有意跟进,但在陈师孟出任监委后,如今5大案全面急煞车。

    二是“立委”陈其迈与扁结盟,“扁系”欲从高雄再起。此次初选胜出成为民进党高雄市长提名人的陈其迈,过去与扁同为“民进党正义连线”成员,属扁嫡系。此次陈其迈参选高雄市长即获扁力挺,而他也投桃报李,积极为扁子陈致中拉票站台。不仅参加2月25日陈致中举办的餐会,在初选成功出线后还陪陈致中一同扫街拜票。原本在陈水扁2008年卸任后“正义连”也随之式微,“新潮流”独大,但在刘世芳退选高雄市长以及陈菊任期即将届满后,“新潮流”在高雄的势力有所松动。陈水扁近期在高雄私下积极走访、探友,包括拜会过去谢系旧部属等,为延续“扁家政治香火”甚为打拼。“扁系正义连线”也似有重新活过来的迹象,想借入主高雄市为基地“浴火重生”。

    三是绿民调机构公布民调为扁造势。“台湾民意基金会”2月28日发布“2018年台北市长选举”相关民调,关于历任市长谁表现最好,在20岁以上青年眼中,陈水扁为第一名占37.1%,其次是前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20.2%,现任台北市长柯文哲19.4%排第三,前台北市长郝龙斌则仅有13.4%,敬陪末座。交叉分析更显示,25岁以上的台北市民认为陈水扁是表现最好的一位,且年龄越大肯定他的比例也越大。不过,对此民调有网友质疑,陈水扁在争取1998年台北市长连任时,以68.8万票输给了当时国民党马英九的76.6万票。若真的认为扁那么好,怎么还会输给马英九。

    四是扁迷们成立“阿扁们联谊会”,力挺“对扁友善”和“支持一边一国”的候选人。“扁联会”理事长郭正典表示,已经向“内政部”立案登记“扁联会”为社团,于3月24日举办成立授证记者会,总顾问是郑新助、常务理事为黄庆林。郭正典指出,扁联会就像是狮子会、青商会一样的人民团体,不会成立政党,也不会自己推人参选,当然不会投给国民党,至于民进党,“我们会看人,如果友善扁的候选人,当然会投,如果是对扁很不友善的,不会支持”;即使不是民进党的选将,只要与扁理念相合,扁联会都会支持,“我们是选人不选党”。


    扁将持续搅动政坛

    对于陈水扁这种标准的政治动物来说,权力就是激励他精气神的最佳良药。依照目前趋势看,被放出“牢笼”的阿扁势必不会安于“保外就医”的束缚,必将利用各种方式重回政治舞台的中心,在台湾政坛“卷起千堆雪”。

    一是扁的政治能量将持续提升。由于蔡英文上台后回避“正名制宪”,“公投法”也排除“修宪”和“领土变更”选项,“深绿”早就对蔡颇为不满。陈水扁“保外就医”后四处游走、频繁发声、招揽旧部,逐渐重聚不少政治能量。李登辉年事已高,赖清德羽翼未丰,且目前被捆绑在蔡英文的执政列车上,正陷入左右为难的困境,只有陈水扁这个“台独之子”可以承载“深绿”势力们“守护台湾价值”的希望,自然成为“深绿”依附和拥戴的头号“盟主”。22日,陈致中在扁政治余荫的庇佑下,在民进党高雄市议员第10选区初选中以民调第一(24.38%)的成绩出线,显示阿扁的政治能量依然强大。此外,民进党台南市长初选虽然确定由“立委”黄伟哲胜出,但陈水扁支持的前“台联党”“立委”许忠信却透露在评估参选,并语带玄机表示“‘台派’都支持我”。未来,陈水扁依托其子高雄市议员的身份,再加上陈师孟、陈其迈等“挺扁”势力各就其位,扁的政治能量将不断提升,对政坛的影响力也将持续增大。

    二是与李登辉、“时代力量”等深绿势力结合,对蔡施压。台湾民视董事长郭倍宏2月28日举办所谓的“喜乐岛联盟”记者会,除李登辉、吕秀莲出席外,陈水扁亦用录像带发表讲话。“喜乐岛联盟”称其首要任务是施压蔡英文当局修改“公投法”,然后计划在2019年4月6日举行“独立公投”。依据“公投”时间点来看,明显是针对蔡英文而来。由扁系主导的“新台湾国策智库”已经多次发布过对蔡不利的民调,甚至作为绿营民调却列入“蔡是否连任”的问题,且有高达43.9%的人认为蔡不会连任,只有32.4%民众认为会,而赖清德任“总统”的民调支持度却超高。如果蔡继续对“独派”的诉求毫无回应,那么她别说2020的“连任之路”,能否首先成功赢得党内初选都是未定之天,因为“独派”肯定会在初选中操作挺赖清德或其他“独派”自己人。

    三是“特赦扁”议题成为蔡英文的烫手山芋。由于蔡英文执政不力,民调不断下滑,满意度仅约3成,而赞成“特赦扁”的民意也有近3成,这就给了陈水扁及“独派”们给蔡施压并图谋再起的机会。去年9月民进党党代会的“特赦扁”案在570多位党代表中,有509人签字联署,联署率达到86.1%。联署率如此之高,本来依惯例此案提出后不需表决就照案通过了。但由于“特赦扁”议题的敏感性,蔡用技术性操作再次让“赦扁”不了了之。但“特赦扁”对于深绿支持者来说是他们孜孜不倦的工作,绝不会轻言放弃,未来肯定还会不断在各种时机,以各种方式提出。蔡面对如此高的“党内民意”不敢断然拒绝,但如真执行“特赦”不仅要面对“包容贪腐、损害台湾司法威信”的民怨,而且陈水扁恢复“自由身”后更会给蔡带来无尽的麻烦,所以蔡只能不断推诿、拖延。扁违规为子“上台”拉票,只是试探底线的第一步,后面必然会有违反“四不原则”的第二不、第三不。如前“立委”邱毅表示,由于蔡自顾不暇,更无能力用“司法”束缚住扁。未来,蔡英文虽然不会“特赦扁”,但也不可能让扁重回“牢笼”,对于扁“保外就医”后的种种“违规”行为,只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本文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华广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