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纪菱 2017-08-26 07:00:26

【台海新观察】世大运开幕风波背后的台湾危机

民进党应少拼政治、多拼民心,应以更多的同理心与政治主张跟不同的族群对话。同时应停止无谓的意识形态执政作为,才能对治社会集体焦虑心理的病灶,稳定台湾社会、稳定两岸局势。

    华广网8月26日讯 题:世大运开幕风波背后的台湾危机

    作者 任冬梅

    8月19日晚,2017台北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正式开幕,开幕式却意外上演选手延迟入场的尴尬场面。主办方归责“反年金改革”团体闹场所致,蔡当局表态要严惩、究责,台北市长柯文哲更爆粗口怒斥。绿营称“反年改”团体为“暴徒”,蓝营认为事件主责在蔡当局制造分裂,“反年改”团体自陈和平游行遭当局刻意“抹黑”。蔡当局应停止政治操作,加强与民沟通,不然未来抗议将更加猛烈。

陈抗运动致选手延迟入场

    第29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19日晚在台北田径场举行开幕典礼,此次赛事是台湾循奥运模式“中华台北”首次举办的世大运,也是其有史以来主办层级最高的国际赛事。从19日下午起,田径场周边就有抗议及示威民众聚集,以“台湾退伍军人权益保障协会”、“台湾警消联盟”等30多个团体组成的“反年改”团体声势最大。现场还有“台湾国”等“独派”团体四处发放象征“台湾独立”的绿色“台湾旗”,一些不明就里的外国选手以为是纪念品,直接收下,拿在手中挥舞。此外,统派团体、反同团体、劳工团体等皆齐聚世大运场外。

    晚间7时许,“反年改”抗议民众找到突破口,冲到选手进场路线区域,与警方发生推挤冲突,抗议者除使用高音汽笛干扰外,场外还有人丢掷烟雾罐。受到陈抗事件影响,选手一度无法进场,字母开头C以后的国家和地区,都只有旗牌进场,后面空无选手,造成“有旗无人”的窘境,直到约莫20分钟后,选手才入场,开幕式得以继续进行。

开幕风波背后的台湾危机

    一是陈抗行为并没有那么严重,蔡当局如此反应是另有所图。其一,陈抗行为事出有因且并非特例。“反年改”民众多半是退休公教警消出身,本来是最安分守己的人群,他们选择不顾惜“光荣和颜面”来世大运闹场,是因为民进党当局粗暴的年金改革把他们打成“既得利益者”,然后又强行剥夺他们的应有利益,他们被逼得退无可退,觉得必须透过如影随形的示威来发泄愤怒。从实际的情况看,开幕延迟入场虽然尴尬,但并不到严重的程度。现场的选手和外媒,并没有人认为台湾很丢脸,因为陈抗事件很平常。抗议团体把重要国际活动场合当作陈抗舞台是惯例。其二,蔡当局反应强烈,是试图转移焦点、操弄民粹。开幕式风波以后,蔡英文立即在脸书写下“如果以为这样就可以破坏这场赛事,那就太小看台湾了”,向陈抗民众呛声,还第一时间定调说这叫做“丢脸丢到国外去”,把“反年改”民众立刻打成“全民公敌”。蔡英文抓住台湾人的爱面子心理,操作媒体和网络情绪,让岛内民众忘记“815大停电”和“前瞻”的荒谬,成功转移焦点把“反年改”当成了出气筒。当天陈抗团体还包括“独派”分子,选手延迟入场的原因仍未厘清,蔡当局就急急忙大动作谴责“反年改”团体,也让人怀疑是借机打压异议者。

    二是由于蔡当局的双重标准,导致维安不力且台湾社会面临崩解危机。其一,维安不力是蔡当局自食其果。归根究底,台湾街头陈抗层出不穷,到了警方疲于奔命却又不敢强硬对待的地步,主要原因正是民进党当局给台湾社会做了“造反有理”的最大示范。“太阳花运动”入侵“行政院”及占领“立法院”,以“行政院撤告”以示嘉勉,继由北院以“公民不服从”为由给予宽贷,而维安的警察反而遭到谴责。这也是“反年改”团体陈抗行动越来越不顾后果的主因。5600名警力却阻挡不了区区200人的陈抗团体,还有一个原因恐怕在于警察本身就是蔡当局所谓“年金改革”的受害群体之一,很多现场维安的警察可能也不愿强硬对待那些是自己前辈的抗议者。其二,蔡当局的双重标准,导致台湾社会正走向分裂危机。如果说陈水扁执政时,形式上还做出要当“全民总统”的模样,到了蔡英文,则完全一副“绿色当家”的姿态,对蓝绿支持者“分而治之”,导致社会裂痕日益扩大。支持者违法就是政治事件不是法律事件,反对者依法陈抗却被当成暴民要被严格取缔。从“用爱发电”到准备“重启核电”,从“公民不服从”到抓捕“反年改暴徒”,因为执政者在执政前后采取双重标准,台湾公务体系成员面临无所适从的窘境,而台湾各个层面正面临系统性崩解的危机。

    三是蔡当局应停止政治操作,加强沟通,不然抗议将更猛烈。从“反年改”团体世大运的抗争要求中,明显可以看出这样的焦虑,担心如果不去反制,会场会变成“搞‘台独’的场子”。再从抗争的主要要求:反同婚、反“前瞻”、反灭香、反“一例一休”、反“年改”等,正是民进党执政1年多来社会焦虑的总集合,也是民进党当局必须正视的民怨。开幕式风波后,蔡英文赫然以“敌我论”将抗议群众当成“台湾的敌人”。蔡不仅假借世大运渲染“台湾意识”,更将内部矛盾扩大为敌我矛盾,如此险恶的政治操作,最终只会有更猛烈的力量反弹到蔡英文和民进党的身上。世大运开幕式上演的,或许只是序曲而已。民进党应少拼政治、多拼民心,应以更多的同理心与政治主张跟不同的族群对话。同时应停止无谓的意识形态执政作为,才能对治社会集体焦虑心理的病灶,稳定台湾社会、稳定两岸局势。(本文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华广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