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艾然 2014-11-13 10:14:57

谢楠:两岸制度化经济合作迎来新机遇

习近平总书记与萧万长在北京APEC的会面对增进两岸互信、推动两岸关系继续发展具有重大意义,也为两岸加强制度化经济合作、重启两岸经济一体化进程提供了更有利条件。

        华广网11月13日讯 题:两岸制度化经济合作迎来新机遇

        作者 谢楠

        近期北京举行APEC峰会,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与台湾两岸共同市场基金会荣誉董事长萧万长会面时,指出两岸关系难免遇到困难和阻力,两岸应尊重彼此对发展道路和社会制度的选择,强调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成果得来不易,需要倍加珍惜,珍惜成果的最好方式是继续推动两岸关系向前发展。萧万长则表示,两岸共同开创的台海和平稳定发展大局得之不易,应该共同珍惜,应坚持巩固“九二共识”,加强两岸制度化经济合作,实现中华民族的繁荣昌盛。在近期两岸关系面临不少波折的情势下,习近平总书记与萧万长的此次会面对增进两岸互信、推动两岸关系继续发展具有重大意义,也为两岸加强制度化经济合作、重启两岸经济一体化进程提供了更有利条件。

        一、此次会面为两岸加强制度化经济合作提供了有利政治环境

        两岸经济合作进程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大环境密切相关。2008年马英九当局执政以来,两岸关系在“九二共识”基础上进入快速发展阶段,推动两岸经济关系获得飞速进步。2008年以来,两岸经济关系取得实现“大三通”、签订ECFA等一系列历史性突破,初步实现了正常化、制度化。但随着全球经济环境以及两岸政经形势发生复杂变化,两岸经济合作逐步进入“深水区”:一方面,两岸经济自由化程度不足致使资源无法在两岸实现优化配置,随着大陆经济实力的快速提升,两岸部分产业发展趋同性增强;另一方面,由于岛内分配机制不完善,致使两岸经济合作红利惠及面不足,岛内民众对深化两岸经济合作的心态渐趋复杂。

        两岸经济合作所面临的新问题与新挑战对两岸政经互动提出了新要求,但遗憾的是,两岸政治互信虽已进入良性互动轨道,但基础仍显薄弱,加之岛内民进党坚持顽固“反中”立场,致使岛内“反中恐中惧中”社会心理得不到应有疏导,相反促使岛内保守势力抬头,形成一股反对深化两岸合作的潮流,在今年3月掀起了“反服贸运动”,不仅直接导致两岸服贸协议无法过关生效,迫使两岸制度化经济合作进程陷入停滞,还催生了“两岸协议监督条例”,为两岸交流合作套上枷锁,事实上中断了两岸制度性一体化进程,也损害了两岸互信。

        此次习总书记与萧万长的会面实质上是为两岸关系发展重新定调,推动两岸关系企稳回升。从习总书记与萧万长的讲话中,我们可以看出,两岸双方在推动两岸和平发展的重大问题上有着高度共识,这对未来两岸关系发展具有深远的政治意义和现实意义。在APEC期间,两岸经贸部门负责人已就两岸货物贸易协议问题进行会谈,都表达了愿意推进的意愿,这对深化两岸制度化经济合作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


        二、中韩FTA加速促使台方正视深化两岸制度化经济合作的紧迫性

        在北京APEC峰会期间,习近平与韩国总统朴槿惠会谈后宣布中韩FTA完成实质性谈判,意味着中韩FTA将正式签署,这将对台湾产生严重负面影响。岛内研究机构初步估计,中韩FTA生效后,台湾GDP将下降0.5%,总出口减少1.34%,约1143亿元新台币,总产值减少0.98%,约2714亿元新台币。

        一是直接影响台湾产品出口。大陆同为韩国和台湾地区最大出口市场,但台湾与韩国产业结构相近,出口产品超过七成以上重迭,出口前十位商品的重合率甚至高达90%。岛内经济主管部门估计,每年被韩国工业产品取代的商品价值约为31.6-84.2亿美元。具体到各个产业,岛内面板、汽车零组件、塑胶制品、金属制品、钢铁、工具机、纺织、玻璃等8大产业,都将受到中韩FTA的冲击,影响金额386亿美元,总出口将减少1.34%,总产值减少0.98%。

        二是对岛内就业产生重大影响。据岛内研究者分析,如果两岸货物贸易协议生效日晚于中韩FTA生效日1-3年,受中韩FTA影响的台湾产业将被迫迁移到大陆或者东南亚国家,预计2018年前后岛内将出现新一波失业潮,考虑到台湾受冲击的重化工业主要集中在岛内中南部,届时当地将面临极为严峻的失业形势。

        三是冲击台湾现有的产业链和价值链布局。当前在陆台商一般是从台湾进口关键零部件,在大陆组装再出口到欧美发达国家。如果两岸货物贸易协议持续延宕,台商将被迫向韩国进口价格更低的零部件。台湾则将面临两岸产业链和价值链进一步“脱嵌”、逐步被边缘化的风险。

        遗憾的是,两岸经济一体化进程原本领先于韩国,现在却被韩国后来居上。两岸ECFA谈判2010年便签署了框架协议,韩国感受到两岸经济一体化加速的巨大压力才在中韩FTA上发力追赶。2013年,大陆在做出巨大让步的情况下,与台湾签署服务贸易协议,但却被岛内保守势力拒之门外,至今仍无法过关生效。无疑,大陆参与区域经济整合的进程不可能停下来等台湾,同时大陆也不大可能在两岸协议能否在岛内顺利通过尚存巨大不确定性的情况下,再在两岸协议谈判中单方给予重大让步。岛内保守势力应尽早认清形势,尽速推动两岸服务贸易协议过关生效,不再为两岸制度化经济合作设置障碍。


        三、大陆推动亚太自由贸易区发展为深化两岸经济合作提供新机会

        对于台湾这样的“浅碟型”经济体而言,坚持对外开放、积极参与区域经济整合是必然选择。当前亚太地区存在三个主要的区域经济整合方案:“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rans-Pacific PartnershipAgreement, 简称TPP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 Regional Comprehensive conomic Partnership,简称 RCEP)与“亚太自由贸易区”(Free Trade Area of the Asia-Pacific, FTAAP)。由于台湾对外签署FTA数量较少,因此如能参与强调多边开放的“亚太自由贸易区”将获得最大收益。有相关研究表明,台湾参与FTAAP将对台湾经济产生较强正面效应,台湾在2025年时所获经济收益将达530亿美元,占GDP比重达6.31%。

        此次北京APEC会议期间,大陆宣布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绸之路基金”,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建设、资源开发等项目提供投融资支援,同时力推亚太自贸区北京路线图,获得APEC成员国同意通过。可预见未来大陆将对亚太区域经济整合发挥愈加明显的主导作用。对于台湾而言,充分融入大陆、主动搭上大陆经济发展的快车而不是坐等大陆这趟庞大列车呼啸而去才是理性务实选择。遗憾的是,受“反服贸运动”冲击及岛内保守势力抬头影响,台湾执政当局原本的“先两岸后国际”的对外经济路线出现了动摇。在岛内今年8月召开的“经贸国是会议”上,台执政当局更公开强调要保持台湾所谓的“自主性”,提出要防范大陆的“磁吸效应”,对外经济路线逐渐向“先国际后两岸”方向调整。实际上,正如许多研究者指出的那样,台湾参与区域经济整合不可能绕开大陆,“先两岸后国际”才是务实选择。

        萧万长在与习总书记的会面中提出台湾参与区域经济整合的路径方式问题。事实上,在大陆全方位推动亚太经济区域合作的新历史背景下,台湾应充分抓住这一历史契机,深化两岸制度化合作,优先与大陆实现经济整合,积极融入大陆生产链和价值链,一方面利用大陆经济转型升级的窗口期,将自身科技优势、服务业优势与大陆市场相结合,进一步扩大两岸经济合作红利;另一方面,充分利用大陆开拓“一路一带”合作建设良机,与大陆携手走出去,共创中华品牌,提升中华民族经济体的整体竞争力。(本文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室助理研究员、博士)

        华广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