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艾然 2014-12-09 11:28:08

邓允光:台湾政党兴替背后的“经济魔杖”

国民党在此次选举中折戟沉沙,矛头直指马英九执政不力、施政无能。但是,这些仅是表象,并非终极源头。只有找到源头,才能更彻底地看清台湾选举运作逻辑,洞悉台湾政治发展趋势。

        华广网12月9日讯 题:台湾政党兴替背后的“经济魔杖”

        作者 邓允光

        日前,台湾“九合一”选举落幕,国民党全面溃败,地方执政县市由11席跳水至6席;民进党大获全胜,地方执政县市由6席爆冲到13席。经过此次选举,绿营不仅坐稳南台湾、跨过浊水溪,而且挺进大安溪、攻入北台湾,执政县市人口高达全台人口的2/3,“蓝多绿少”地方政治版图翻转,“北蓝南绿”传统政治格局解构。国民党在此次选举中折戟沉沙,矛头直指马英九执政不力、施政无能。但是,这些仅是表象,并非终极源头。只有找到源头,才能更彻底地看清台湾选举运作逻辑,洞悉台湾政治发展趋势。

        经济决定选局

        长期以来,统“独”议题、族群议题一直占据台湾选举中心地位,成为泛绿阵营制胜法宝。在此次选举中,统“独”议题、族群议题正在淡化,经济议题、民生议题逐渐凸显,以经济、民生为核心的公共政策成为选战主轴。世界各国各地区的选举经验表明,经济与每个选民切身利益密切相关,始终都是影响选举的重要因素甚至决定因素:经济景气对执政党选举有利,经济低迷对在野党选举有利。在当前世界经济普遍低迷环境下举行选举的国家或地区,执政党背负着经济发展不力、民生改善不佳的原罪,成为选民用选票发泄不满的直接对象。

        11月初,民主党在美国中期选举中惨遭“滑铁卢”,共和党全面控制“纸牌屋”(即美国国会),奥巴马彻底成为“跛脚鸭”,根本原因就是美国选民对当前经济现状不满及对未来经济政策悲观。美国贫富不均问题由来已久,近30年收入最高的1%美国人所得成长1倍,收入最高的0.1%美国人资产成长2倍,而中产阶级收入停滞不前、贫困人口数量逐年增加,强调社会阶层流动、人人都有机会的“美国梦”已经变成“白日梦”。官方统计显示,美国家庭收入基尼系数(注:衡量贫富差距通用指示)1967年仅为0.339,2012年高达0.451。目前,美国最富1%人口拥有全国40%财富,最富5%人口拥有全国70%财富。造成这种状况的根本原因在于,美国税制偏袒用钱赚钱的富人阶层,而对以力赚钱的中下阶级极不友善。最不合理的是,财团赚钱时大呼政府松绑,萧条时大呼政府纾困,“把利润私有化、把损失社会化”,不公不义莫此为甚。

        贫富分化不断加剧,势必激化阶层矛盾、造成社会撕裂,最终爆发“占领华尔街”运动(Occupy Wall Street)。“占领华尔街”标志性口号就是“我们都是99%”,号召99%的人对1%的人说“NO”,抗议财富不均、社会不公。一般而言,经济发展有助增加就业,从而为缩小贫富差距提供物质基础,但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美国经济景气、就业形势始终未见好转。在此背景下,社会贫富差距问题逐渐暴露,中下阶层被剥夺感不断增强,民主党败选、奥巴马“跛脚”自然在所难免。


        根源还在经济

        当前,国民党与民主党、马英九与奥巴马的境遇何其相似,相似境遇背后蕴含相似逻辑。近年,台湾似乎再度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经济停滞,失业增多,贫富分化,腐败多发,社会动荡,信仰缺失等。造成目前这种状况,主政者马英九执政不力、施政无能难逃干系,但台湾经济自身结构问题则是根本原因。

        台湾经济陷入国际金融危机后又一困境,从表面看是欧美外需萎缩直接冲击的结果,但深层因素则是近几十年来台湾业已形成的产业结构与需求结构正面临后国际金融危机时期世界产业结构与世界需求结构深刻变革的严峻挑战。

        首先,台湾属于典型的海峡型经济、浅碟型经济,国际金融危机后世界产业结构调整对台湾产业发展产生深刻影响,世界需求结构变化对台湾出口贸易造成严重冲击。

        其次,台湾企业主要从事OEM与ODM,为欧美大厂代工,缺乏自主品牌,这种以代工为主的企业经营模式(或企业发展形态)愈发难以适应全球经济形势发展。

        再次,台湾企业生产模式对岛内就业、薪资等庶民经济指标带动效果有限。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随着岛内劳力、土地等生产要素成本不断攀升,台湾企业逐渐加大海外投资,使得以往形成的“日本进口—台湾生产—欧美出口”三角贸易分工关系逐渐演化成为“日本进口—台湾接单—大陆生产—欧美出口”四角贸易分工网络。这种以岛外生产为主的生产模式虽然有利企业经营发展,但台湾企业订单增多并未同步惠及岛内民众就业和薪资,因而造成岛内民众普遍对经济“无感”,为绿营“打马”提供了把柄。

        从资本主义一般规律看,经济环境恶化必然导致左倾思潮兴起、左翼政党崛起。当前,岛内经济发展泛力,失业问题突出,贫富分化加剧,阶层矛盾激化,要公平、要正义、反剥削、反压迫诉求深入人心,代表大资产阶级利益的国民党必然深受其害,标榜中下层民众利益的民进党自然大收其益。


        “马太效应”孕育阶级矛盾

        贫富差距问题是经济发展过程不可避免的现象,也是备受社会大众关注的经济议题与社会议题。尤其在深受“不患寡而患不均”文化熏陶的中国社会,贫富差距问题更是牵动民众敏感神经。长期以来,台湾在经济发展同时保持相对平均的收入分配,阶级矛盾、劳资矛盾并不紧张、也不突出。但近些年来,随着经济环境恶化、失业人数攀升,台湾贫富分化日趋严重,“M型社会”浮现,“马太效应”加剧,阶级矛盾随之凸显。

        一般而言,理想社会结构应为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型”,即中等收入者占绝大多数,高收入者与低收入者占相对少数。但是,台湾社会结构逐渐呈现“M型”趋势,中产阶级不断萎缩,两极分化日益严重。从20世纪60年代起,台湾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到70年代中产阶级基本形成,到90年代中产阶级已上升为台湾社会主体,在整个台湾社会结构中占到33.6%,对贫富差距的有效控制一度是台湾最引以为傲的经济成果。但进入21世纪以来,台湾贫富差距不断拉大,中产阶级日益萎缩。根据台当局“财政部”统计,台湾最富5%家庭收入同最穷5%家庭收入差距,1998年仅为32倍,2003年增至51倍,2008年升到66倍,2013年突破100倍,屡创历史新高。由于贫富差距数字太大,以至台湾财政部门宣布不再公布这一数据。台“经建会”报告指出,在过去30年中,台湾中产阶级数量消失近90万户,其中超过50万户沦为低收入阶层,远远多于跻身高收入阶层的约30万户。《中国时报》民调显示,约80%受访者认为“台湾中产阶级正在逐渐消失,贫者越贫、富者越富”。

        伴随台湾社会贫富差距逐渐扩大,“M型”下方中下阶层被剥夺感不断增强,导致阶级矛盾日趋深化,台湾社会已孕育出浓厚“反商仇富”氛围。以往台湾青少年最为崇拜的是成功企业家,如今企业家似乎撞上了一堵无形“高墙”,动辄得咎。今年以来,岛内“反商仇富”氛围达到前所未有程度。3月18日“太阳花学运”虽由“反黑箱服贸”引发,但深层原因是岛内贫富分化加剧,失业问题突出,青年缺乏出路,学运现场经常沦为财团“批斗大会”;5月1日,劳工团体联合发起“反低薪、禁派遣”游行,数万劳工冒雨走上街头表达不满,“薪水不涨,物价飞涨”标语满天飞,“官商勾结,压榨劳工”口号震天响;10月4日,社会住宅推动联盟等公民团体发动“巢运”运动,2万民众夜宿台北市仁爱路帝宝豪宅(注:全台房价最贵地方)前,抗议房价高涨,力争居住正义,让住在帝宝豪宅里的富贾权贵惶恐不安,纷纷连夜驾名车避风头。10月中旬,“正义劣质猪油事件”爆发后,台湾民众群情激愤,不仅在网上对顶新集团口诛笔伐,而且在全台对顶新产品进行抵制,魏家购买9户帝宝豪宅旧事也被拿来挖苦一番。在媒体炒作下,顶新、大统、强冠等品牌大厂一夜之间威信全无、“三观”尽毁,“反商仇富”浪潮愈演愈烈。正是在这股“反商仇富”浪潮席卷下,“九合一”选举呈现前所未有气象,郭台铭、张荣发等富商巨贾助选失效,连胜文、吴志杨等“权贵”子弟竞选失利,柯文哲等“政治素人”异军突起。

        诚然,经济环境恶化,贫富分化加剧,民众集体焦虑点燃了岛内“反商仇富”情绪。然而,民进党为了选举需要,不断以贫富分化制造阶级矛盾,甚至以“反中仇共”煽动“反商仇富”,把“富人”同“倾中”捆绑,将“穷人”与“反中”挂钩,势必给岛内“反商仇富”情绪火上浇油,这不符合台湾利益、不利于两岸关系。


        结语

        经济有自身运行规律、受多方因素影响,它就像一根无形的魔杖,可使社会穷富、政党兴替。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台湾经济问题早已积重难返,走出困境绝非一朝一夕、一人一党便能成功。曾几何时,台湾社会深陷“不问是非、只问蓝绿”怪圈,但随着选举成为一种常态,选民生活与选举结果产生联动之后,主流民意回归理性已是必然。伴随台湾民众激情褪去、理性回归,“经济评价”对台湾选民投票决定的影响必将不断增强,越来越多台湾选民将根据执政者呈现的以往经济表现或候选人展现的未来经济前景进行投票抉择。归根结底,选民选的是“改变”而非“蓝绿”,要的是“生计”而非“口号”。因此,对任何选举赢家而言,能否带来民众期待的“改变”和“生计”才是未来最为重要的思考和方向。如果不能,明日之民进党何尝不是今日之国民党。今后,台湾政党政治将在“经济魔杖”指挥下发展演变,经济兴则政党兴,经济衰则政党衰,政党轮替势必成为常态。(本文作者为福建省台湾研究会研究员)

        华广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