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孟斌 2018-02-28 07:43:12

【台海新观察】修改“劳基法”将成民进党与支持者关系改变的分水岭

在一连串的抗议冲突后,台“立法院”临时会于1月10日通过了“劳基法”再修定案。民进党指望此举能改变经济疲软态势,稳住其2018年选举的基本盘,虽然短期内对民进党执政影响不大,但或将成为民进党与传统支持者关系改变的分水岭。

    华广网2月28日讯 题:修改“劳基法”将成民进党支持者对其关系改变的分水岭

    作者 孙晋蔚

    在一连串的抗议冲突后,台“立法院”临时会于1月10日通过了“劳基法”再修定案。民进党指望此举能改变经济疲软态势,稳住其2018年选举的基本盘,虽然短期内对民进党执政影响不大,但或将成为民进党与传统支持者关系改变的分水岭。

    一、修改“劳基法”对拉动岛内经济而言是治标不治本

    虽然“劳基法”落后时代发展,但蔡当局期望通过修改“劳基法”促进经济发展,这显然是走错了方向。客观上讲,台湾“劳基法”制定于30多年前,主要针对以工厂生产为主的经济状态。随着知识经济、创新经济蓬勃发展,曾经用来规范工厂生产线劳工权益的法令显然不合时宜。蔡当局刚上台就面临岛内经济长期低迷的烂摊子,为稳住执政基础,兑现选举承诺,不得不把拼经济作为首要之急,而修改“劳基法”谋求延长工时、降低成本被其看作是刺激经济增长的重要手段。在首轮“修法”过程中,原计划的“周休二日”版本在资方压力下变成“一例一休”,一方面减去劳工7天假,另一方面拉高数倍加班薪资标准。但是, “一例一休”政策让劳动市场弹性尽失,人力调度困难,企业成本增加,引起劳资双方不满,给投资环境带来负面影响,出现外资撤资、岛内资金外流等现象。归根结底,蔡当局的经济政策错误是造成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

    实际上,台湾经济乏力的根本原因是结构性矛盾突出、投资动能不足、消费动能疲软。根据瑞士洛桑管理学院(IMD)报告显示,台湾竞争力排名呈现逐步下降的趋势,其中基础建设、科技建设及医疗与环境下滑是主要原因。工时虽然是生产领域的重要因素,但并非经济增长的决定性因素。相比之下,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在较低工时的情况下保持经济平稳增长,欧洲国家每年1400工时最少,日本1700工时居中,大陆早就实行了周休二日,每年2000工时,都没影响经济增长。台湾年度2134工时,强度居于世界第三,再度以延长工时促进经济增长的做法显然思路不对,蔡当局长期来看将是治标不治本之举。

    二、修改“劳基法”引起反弹,但短期内对民进党影响不大

    尽管“修法”会松动长期支持民进党的中下层支持者,遭遇在野党和劳工团体的抗议,但短期内对民进党并没有太大影响。

    其一,再次“修法”获得中小企业支持。实际上,首次“修法”受到冲击最大的是中小企业,作为整体占比和用人均超过9成的中小企业群体来说,提高加班薪资大幅增加了企业成本,导致企业利润减少,中小企业的反弹很大。民进党在野时期就离不开经济实力雄厚的中小企业支持,执政后有更多的民进党人经营企业,而且一些大企业也吸收民进党高官子弟与家属进入企业管理层,由此更密切了民进党与企业界的复杂关系。随着2018年选战临近,民进党势必要通过给资方,特别是一向力挺民进党的中南部中小企业释放优惠政策以谋取资金与选票支持。因此,虽面临社会反弹,蔡当局仍强势再修“劳基法”,对资方意见“照单全收”,资方大佬纷纷表态赞许当局做法。

    其二,劳团抗争不如预期激烈。由于劳工团体对加班议题的意见不一致,底层劳工希望多加班增加收入,而航空服务等高收入群体则希望多休假,这种分裂状态导致其在抗议“修法”上无法形成合力。“台湾世代智库”1月17日民调显示,49.7%劳工赞成“修法”内容,43.3%不赞成,半数劳工反对“轮班间隔”由11小时缩短为8小时。所以,尽管新“劳基法”引起了社会反弹,但并没有形成全台性的抗争活动。

    其三,国民党从中获益不大。国民党是民进党的主要竞争对手,过去执政时的经济政策被社运人士抨击为偏袒资方。党产被清理后,国民党全靠大企业家赞助维持运转,肯定维护企业家利益。民进党在执政低迷时期修改“劳基法”,国民党一方面乐观其成,为将来再次执政铺平道路;另一方面做做反抗的样子,增加媒体曝光率。民众对此看得清楚,认为其偏资的政党性质没有改变,仅想以此斗争民进党,因此对国民党的好感也并没有随之增加。多份民调显示,国民党政党支持度仅为20%,虽比之前有所提升,但收效不大,仍落在民进党后面。

    其四,“时代力量”炒作议题的反响不大。“时代力量”与民进党同为绿营竞争者,在刚开始“修法”时表面装腔抵制,假哭、淋雨、落跑等,各种演技暗中配合闯关。随着民进党民调逐渐走低,“时代力量”开始与民进党切割,感叹“真不知道民党这副嘴脸”。“罢昌案”后,“时代力量”开始卖力表演,绝食静坐、用肉身对抗警察、卧轨等,极力凸显捍卫劳工权益的立场。但是,抗议现场门可罗雀,采访媒体锐减、关注度下滑,骂其作秀者不少,更被批为策略严重错误。民调显示,“时代力量”支持度仅有7%。

    三、修改“劳基法”将成为民进党与传统支持者关系改变的分水岭

    民进党在野时,因主张劳权、“废核”、“废死”、同婚等所谓“左翼”、“进步”的激进意识形态和政治价值,与环保、劳工、青年、农民等社会团体关系密切,也逐渐形成了民进党的传统支持者。但执政后的民进党“选前喊一套、主政做一套”,决策反复多变、步伐凌乱,诸多竞选承诺均无法兑现,如:选前表态反对“美牛”、“坚决不开放美猪”,执政后说“哪有能耐不开放美猪”,还要开放日本“核食”进口,罔顾民众健康。选前说“劳工是民进党心里最软的一块”,反对马当局“减少七天假、实行周休二日”提案,宣布“还给劳工七天假”;上台后迫于资方压力推出“一例一休”方案,接着再修“劳基法”“照单全收”资方意见,完全出卖劳工权益,被民众讥为“资进党”。选前极力宣传“非核家园”神主牌,一味妖魔化核电,全力阻挡核电厂的兴建和运转,执政后短时间内接连重启两座核电厂和多个火力发电厂,引发环保团体强烈不满。选前宣扬“农田水利会会长”由会员直接投票产生,执政后再不顾在野党杯葛及农民团体反对,以“转型正义”、有利民众为幌子强势通过“农田水利会组织通则修正草案”,农田水利会长改由当局指派。

    如此事例,不胜枚举。这让社会团体逐渐看清了民进党的真面目,严重损伤了原支持者对民进党的信任,也导致了集会游行数量大增,且呈现出陈抗阶层多、规模大、时间长等特点。当然,各种抗议活动愈演愈烈,加深了蔡当局与社会各界的对抗情绪,并导致蔡当局民调呈现断崖式下跌。长期如此发展下去,民进党必将被民众抛弃。(本文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华广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