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时事  导航:首页 > > 正文

“韩流”太强!韩国瑜一个人照亮整个国民党?

来源:    2018-11-25 10:43:19

    台海网11月25日讯 (海峡导报驻台记者 杨思萍 记者 薛洋 林静娴 陈成沛)民进党此次惨败,县市长仅剩下6个席次,是不是很意外?导致民进党溃败的原因又有哪些?高雄、台中为什么能绿地变蓝天?导报记者采访两岸专家学者,一一进行解读。

    意外?不意外?

    对于这样的选举结果,高雄在地人、台湾知名选情观察员、辅英科技大学教授苏嘉宏在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相信没有人敢说不意外”。提到台湾选举时人们常会说“钟摆效应”,而在苏嘉宏看来,这一次“钟摆”摆动的幅度超出了预测。国民党除了选赢的县市比预计的多,就算是选输的县市,落后的票数也有大幅的提进。苏嘉宏认为,此次的局面也差不多是国民党在台湾能赢到的极限了。

    台湾经济研究院景气预测中心主任孙明德也对国民党的大翻盘惊呼意外,“因为国民党在几个县市派出的候选人都不是‘强棒’,很多都做好了‘牺牲打’的准备,但最终却搅动这么大的声势。”

    作为涉台研究专家,在厦大台湾研究院副院长张文生教授看来,民进党这次会选输,并不感到意外,在选前就预测,绿营此次会中输或大输,实际却大输,也在预估的范围之内。

    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理事长、教授王昆义说,民进党最后打出“主权战”,拉高选民投票意愿,激出蓝营票,“大家不想把已经打开的两岸关系再关起来,民进党的锁台政策大失败了。”

    “闷经济”影响大

    张文生认为,民进党惨败的首要原因在经济,“经济建设没有满足台湾老百姓的要求,大家觉得很苦闷。不管是民生建设还是居民收入,民进党上台后,不但没有起色,反而在走下坡路,选民非常不满。”张文生说,“经济问题突出表现在高雄的‘韩流’之中,韩国瑜提出的‘高雄又老又穷’观点,给选民产生非常深刻的印象,最终导致高雄的翻转。”

    孙明德也认为民进党溃败反应的是整个台湾经济大面向的问题,才造成民心思变,“从整体得票率来看,国民党大幅领先民进党,民进党流失200多万票,败选的县市惨败,胜选的县市也没有赢很多,这不能‘怪’个别县市,而是当局整个经济政策都不行。”

    苏嘉宏表示,包括民进党当局推行“一例一休”和“年金改革”等,都对台湾民生经济产生了冲击,引发很大的民意反弹。

    张文生也表示,民进党在没有做大“蛋糕”的情况下,执意推动军公教改革,损害军公教阶层的利益,最终反映在选票上。他同时指出,民进党之所以败选,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民进党施政路线不受欢迎。蔡英文上台后,拒不承认“九二共识”,冲撞两岸关系,致使陆客赴台游市场萎缩,对岛内观光业者、游览车业者、住宿业者的生计都造成影响。此外,两岸关系恶化,也让中南部的农渔产品、水果蔬菜销售不出去,民怨沸腾。

    “在选举关头,蔡英文还诉诸意识形态”,张文生说,他们把民进党所面临的危机失败,归咎为境外势力、假新闻,试图推给大陆,并没看到岛内民意在发生变化,民进党最终被民意所吞噬。

    至于昨天选举投票过程中发生的大排队问题,苏嘉宏表示,此事虽然会激起民怨,但这部分民怨其实来不起发酵,而且对蓝绿选票都会造成影响,所以若要从选举结果来看,左右的程度有限。

    “韩流”实在太强啦

    在这次选举中最热的词汇当属“韩流”。王昆义甚至认为韩国瑜带动了国民党的大胜,“新北、台中、高雄一体,外溢到台北。”甚至有言论说“韩国瑜一个人照亮整个国民党”。

    在选前分析中,王昆义就很看好韩国瑜所创造的“韩流”带动效应,“蓝军的气势一举被拉拔上来,只要国民党能够赢得高雄、台中两市,就算是胜选。”最终开票结果呈现的却是国民党取得了民进党在2014年般“大包大揽”的大胜。

    苏嘉宏指出,“韩流”是一种表征,究其背后的原因,就是台湾民众怨恨民进党的心,发生了普遍性扩散。而这种怨恨发生了“移情”,聚焦到了韩国瑜的身上。在这种力量的驱使之下,蓝军支持者的投票率有了出乎意料的提升。那些原本不愿意出来投票的,或是对政治冷漠的选民,昨天都站出来投票了。

    张文生表示,韩国瑜最终在绿营传统票仓取得大胜,非常不容易。从9月份开始,他的民调开始上升,可以说是“时势造英雄”。他对高雄“又老又穷”的评价,触动了基层的认同感。

    “两只概念股”搅局

    昨日各县市的选情,属台北最为焦灼,受民进党姚文智的“出色搅局”下,国民党丁守中和无党籍柯文哲一路你超我赶。

    苏嘉宏认为,台北的选情受“韩流”影响较小,当大家都把关注点放在高雄的时候,丁守中独自奋战,这激发了不少蓝营支持者的逆反心,愿意站出来投票。丁守中赢到了台北的基本盘,所以柯文哲才会选得如此艰辛。

    而在其他县市,苏嘉宏认为民进党输在了“两只概念股”。

    一个原因是“普悠玛概念股”,“普悠玛”恶性事故的发生,对台湾东线的氛围产生了影响。所以可以看出,这次不仅是花莲和台东,就连宜兰,民进党也输掉了。另一个就是“空污概念股”,台中火力发电厂的污染问题发酵,让林佳龙大输卢秀燕。而中部污染影响的不只是台中,因为有许多彰化人在台中工作,彰化同样对空污感受深刻。空污效应外溢,处于台中的下风向的云林,选情也受到了影响。

    “让人没想到的云林县,作为民进党长期执政的农业县,这次居然会丢掉,而且输得这么惨。”张文生说。对此,王昆义言简意赅“北农总经理吴音宁做太烂,得罪农民!云林本来也是张丽善老哥张荣味的大地盘,再加上韩国瑜是云林女婿,综合效应,让蓝大胜。”

标签:民进党 台湾 国民党 高雄 县市 张文 韩国 文生 影响 台中
[编辑:小米 责任编辑:陶宁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