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关注  导航:首页 > > 正文

为何姚文智想咬柯文哲,却总是咬到自己舌头?

来源:华广网    2018-07-11 20:00:27

  华广网7月11日讯 题:为何姚文智想咬柯文哲,却总是咬到自己舌头?

  作者 雁默

  在接下来的一年半里,台湾都会处于选举的乱流中,选举话题一个接一个,脱离不了政客们的明争暗斗与机关算尽。你作为一名观众,一定会有觉得无聊的时候,因为如果只在意选举结果,现在上演的其实都是老戏,情节其实大都重复。

  但是换个角度想,我们也可以从选举破戏里学习到一些知识,这一篇我说点报章杂志鲜少会深入剖析的面向: 选举语言。现成的素材就是姚文智与柯文哲之间的“拌嘴”。从姚柯互咬的议题攻防里,我们可以看到公众语言(Public language)如何宰制人们的思维,最后引导投票意愿。

  2014年,柯文哲在选前所开的政见支票里,有一项是誓言要在四年兴建2万户的公共住宅。不过,三年多下来的实践,柯四年的任期最多只能完成1万2000户,显然跳票了。这当然是一个政策攻击点,对于很会操作议题战选举的民进党而言,也必然是狂打的标的。于是,姚文智在抨击柯文哲跳票之余,也提出了自己的政策牛肉:

  将“公有地改公宅”的柯式路线,改成“公有建物改建”来盖混居型住宅,这样的方式将只需花费90多亿即可达标,不需要像柯文哲那样耗费900多亿。另外,此公宅政策还要搭配“青年租屋券”,让单身青年可领租屋补贴每月3000元,年轻家庭租屋补贴每月5000元,一次可申请一年,一生能申请两次,并排富。如此可解决公宅兴建太慢的问题。

  看倌们,你有认真读完以上的政策内容吗?一眼带过对不对?让我们来看看柯阵营的反击。

  柯粉在网路上迅速回击,将“每个月补助3000元给年轻人”从内容里摘选出来,反批之“撒钱谁不会”?柯文哲则于第一时间回应称,“是鼓励不要结婚是不是”?然后是柯市府的反击,批评姚路线的算法太空灵(这是笔者的修辞),现实上这办法可能需要耗时60年才能达标。

  政策的细节与利弊我们就不谈了,聚焦于语言攻防。将竞争对手的政见,只摘取一小部分出来狂攻猛抽,让大众以为A政策整个内容的精神就是那一句话,这是使用了修辞学里的举隅法,或称为提喻法(synecdoche),意指以局部代表整体的方法。就好像你小时候给别人取绰号,通常是根据对方外表的某个局部特征,比如“眼镜妹”“萝卜腿”等来概括这个人。

  柯粉将“每月补助3000”与“只会撒钱”连结成一组概念,为姚文智烙印上“专开空头支票的嘴炮”标签。柯文哲则更坏,将焦点转移到“奖励单身”上头,突显姚文智的“不智”。看倌们,回头再看姚文智的政策内容,是不是觉得牛头被对上马嘴了呢?

  柯文哲执政三年多,其实有许多硬伤,简言之就是没啥作为,所以早已准备好怎么回嘴对手的攻击,全部四两拨千斤,转移焦点即可。这便形成了一个现象,政策内容讲得愈详细,愈容易被挑出“语病”,然后放大、扭曲,以偏概全。

  在选举文化里,这是一个不可能被根治的毛病,因为选民能接收的政治资讯非常有限,真正想搞清楚政策细节的选民少之又少,大部分人只能阅听几个字而已。那么修辞上的举隅法就特别有用了。

  笔者不是说姚文智的政策主张很有理,但他的主张被柯阵营“玩弄”也是事实。

  【盘点】姚文智自咬舌的政策主张或语言攻势: 1. 双北捷运月票0元。2. 柯说吃不起卤肉饭是装穷。3. 柯是中国可以打开台湾门的钥匙。4. 若只会还债要这样的市长做什么?5. 要让北市老屋都更加快100倍。6. 第二胎“国家”养。7.柯文哲忘恩负义。

  民进党传统战法就是抛出吸睛的议题,哪怕再可笑的说法,只要能抢新闻版面,语不惊人死不休。秉承民进党擅长议题攻击的血统,又是自由时报记者出身的姚文智,当然算是操弄语言的能手,从被正式提名至今,对柯文哲的语言攻击也非常多,但为什么咬柯却总是咬到自己舌头呢?

  因为柯文哲不像国民党那么笨与懒,他懂得区分真正有杀伤力的攻击,以及不需要当一回事的泼粪。真能打到痛处的绿营宣传,柯就是四两拨千斤化解之,如同上面那个例子。纯粹的泼粪,柯一笑置之,一句“选举语言嘛你知道的”,不随之起舞,以免被纠缠在不必要的战场。

  再者,许多民进党夸张离谱的说法或政见,柯粉会以更夸张的说法回击。例如姚文智说要让老屋都更速度加快100倍,柯粉回呛“我再大你一百”。姚文智主张“第二胎国家养”,柯粉加码“干脆第二胎出生就月领最低工资22k好了,外加免费劳健保”等等。

  面对敌营夸张的政见,主帅是不必亲征的,让虾兵蟹将主攻即可,像上述两个例子,很明显只是在制造话题,连派出相关行政部属迎战都是浪费时间,而这个时候,网军就扮演了重要角色。

  现在的台湾,执政者很不好干,因为网路社群媒体与传统新闻媒体结合起来修理当政者,传统时评和“乡民传说”互补,其效应加了好几倍。过去的政治,政客在台面上不方便干的事,交由黑道去处理,现在网军则分担了一部份的“脏活儿”,他们的枪炮就是键盘打出来的嘴炮。故而在这个面向我们又可学到另一项知识: 网路去抑效应(online disinhibition effect)。

  网路去抑效应,意指人们不敢在真实社交场合表现出来的情感、语言、或想法会在网路中表现出来,造成这种现象的主因是网路的匿名性、隐形感与抽离感。人们在网路世界里有意或无意地塑造了一个迥异于现实世界的自我形象,或是只有在此敢于展现真实的自我。借由网路里的虚拟自我与现实世界里的真实人物交手,毫无疑问是占尽优势的,因为敌明我暗。

  民进党一直是最爱养网军的政党,但从前他们的敌手是不擅此道的国民党,所以打遍天下无敌手。但柯文哲也是继承绿营血脉的政客,养网军是“基础建设”,而他又有大量免费献身的柯粉,所以民进党想用对付国民党的故伎修理柯文哲,就不如以往得心应手。再者,民进党养的网军,其所有攻击技巧都是针对蓝营与其意识形态的,故而现在用来对付柯文哲就显得技穷。这就让姚文智体会到缺乏网军后援的孤立感。

  三者,可能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民进党高层无意全力辅选姚文智,因为高层的真心是礼让柯文哲。看柯文哲对姚文智一直处于接招的状态,大概就知道柯对姚的战法是固守浅绿选票,营造被动迎战深绿的形象,只要姚文智出手的每一招都能被轻松化解,柯文哲就有余裕再去挖浅蓝的选票。

  从姚文智的攻势来看,他并没有犯什么战术上的错误,因为不打柯文哲改打丁守中,对他吸纳浅绿票没有帮助,当然是该主打柯文哲。而在设定议题上,姚文智也非常努力地在符合民进党规格,不断地透过议题造势再造势。

  现在姚文智怎么咬柯文哲,都咬到自己舌根,主要是因为这种战法只能对付国民党,用在柯文哲身上只会自伤。那么,一般认为“民进党很会选举”,这个印象显然是有偏差的,真相是“民进党很会选举”的先决条件是: 对手是国民党。

  接下来,大家还会反复地看到以举隅法修辞的各种政治语言乱流,而只要你留意台湾媒体的政治新闻标题,就会发现记者们也很娴熟地在操作这种修辞手法。

标签:民进党 选举 政策 语言 网路 因为 就是 议题 一个 现在
[编辑:陈建伟 责任编辑:陶宁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