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平:“反服贸”学运是民进党操弄的结果

来源:华广网    2014-03-28 16:24:17
我要评论(0)    打印    字号: | 

        华广网3月28日讯 题:“反服贸”学运是民进党操弄的结果

        作者 杨平

        台湾近日爆发的所谓“太阳花学运”,与民进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完全是受民进党蛊惑、操弄,是配合民进党反服贸协议的一场政治演出。

        首先,“反服贸”学运爆发的时机绝非偶然。3月17日台“立法院内政委员会”等联席初审服贸协议,由于民进党籍“立委”蓄意杯葛,使得审议无法进行。万般无奈之下,会议主席、国民党籍“立委”张庆忠不得不用其自备的麦克风宣布,服贸审查已超过3个月,视为已审查,依法送院会存查,并宣布散会。对此结果,民进党反弹强烈,扬言“绝不罢休”,威胁一定会要国民党好看。党主席苏贞昌亲自上阵,指责国民党公然违背、践踏“国会”协商的结论,拒绝实质审查服贸协议,径自宣布服贸协议送院会存查,此举不但违反议事规范,更严重伤害民主,民进党绝不接受,将和人民一起展开行动,于21日“立法院”召开院会时发动“全民包围立法院”活动。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决议18日“杯葛”院会,数名党籍“立委”18日一早就抢占议场主席台,使得院会流会。数位民进党籍“立委”发起绝食抗议,自18日中午12时起开始禁食70小时,表达不满,并于当天下午开始与在“立法院”大门口抗议的学生、民众一同静坐。当晚即发生上百名学生冲击、占领“立法院”,这绝非偶然巧合。民进党眼看着国民党采取强硬对策,自己采取杯葛议事的老戏码难以为继,阻挠服贸协议过关的图谋就要失败,故而赶紧蛊惑学生冲击、占领“立法院”,以扩大事态,借助“学生运动”掣肘国民党,达到阻挠服贸协议之目的。学生们无疑是被操纵利用,在配合民进党进行反服贸协议的政治演出,被民进党“当枪使”,成为民进党与马当局、国民党抗争的政治工具和筹码。

        其次,“反服贸”学生团体的诉求主张与民进党别无二致。学生们的政治诉求、主张与民进党一脉相承、别无二致,甚至是抗争手法都是得到民进党“真传”。17日,国民党籍“立委”张庆忠被迫宣布服贸协议送院会存查后,民进党反弹强烈,扬言“绝不接受”,要求国民党立即将服贸协议退回委员会,逐条审查、逐条表决;后又提出重启谈判,订定“两岸签署协议监督条例”。“反服贸”学生们的态度、诉求与民进党没有差别,他们占领“立法院”后发表所谓“反对黑箱服贸行动宣言”,指责马英九为首的少数“执政者”挟持“国会”,粗暴通过服贸,出卖台湾未来,完全背弃先前“逐条审查”的承诺。这些口吻是那么熟悉,无疑就是民进党态度、立场的翻版。学生们毫不讳言,是因为民进党在服贸审议会上遭受突袭失败,气愤不过前来闹场,“反对黑箱服贸,要求逐条审查”;后又不断加码,要求“完成两岸协议监督条例,先立法再审查”。这些诉求就是民进党的诉求,学生们就是为民进党冲锋陷阵,做民进党想做而又不便做、不敢做的事。学生们冲进“立法院”,立即用铁丝拴住大门,用场内的座椅堵塞议场门口,不让警察入内清场;当晚,民进党就送来睡袋、饮料、食物等物资,让学生们可以长时间坚守抗争。这些都是似曾相识,2009年5月“立法院内政委员会”审议“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修正草案”,以利于开放陆生赴台,持反对态度的民进党“立委”反锁会议室大门并用桌椅挡住门口;2012年6月民进党“立委”为了反对美国牛肉进口台湾,史无前例地在“立院”议场“住”了几天几夜,阻挠美牛法案过关。学生们完全是在向民进党有样学样,更确切地说,应是民进党对学生们的言传身教。

        第三,“反服贸”学生代表的政治色彩浓厚。如果是正常、自发的学生运动,政治色彩应该不会太浓厚。而这次“反服贸”学运的主要学生代表,则是政治色彩极其浓厚,几乎是清一色的倾绿立场,有的更与民进党关系极为密切。其中,占领“立法院”的总指挥陈为廷、林飞帆,政治立场深绿,曾参加过2008年的“野草莓学运”,对近年岛内各重大学运和社运事件多有参与。陈为廷曾任蔡英文苗栗竞选总部青年后援会会长,民进党粗暴问政的方式在他身上表现十分突出。陈为廷曾朝苗栗县长刘政鸿丢鞋,砸中刘头部;曾以社会关系人身份列席“立法院”,痛骂台“教育部长”蒋伟宁“伪善、不知悔改!”。林飞帆曾任蔡英文宜兰竞选总部“青年军”成员,现为“黑色岛国青年阵线”(简称“黑岛青”)、“反媒体巨兽青年联盟”召集人,同时担任“ECFA学生监督联盟”召集人及“两岸协议监督联盟世代正义小组”成员。带头攻陷“行政院”的魏扬、陈廷豪均自称是现场总指挥,两人都是“黑岛青”成员,魏曾参加“苗栗大埔农运”等活动,其母杨翠也是“黑岛青”成员;陈廷豪曾任蔡英文苗栗竞选总部青年部会长,并在民进党“立委”姚文智的办公室实习过。2013年11月,大陆海协会会长陈德铭访台前夕,陈廷豪宣称将“如影随形抗议到底”,要求退回“黑箱服贸”。作为这次占领“立法院”行动的“四名主要负责人”之一的郑家纯,屡有“台独”言论,曾在“脸谱”网站上声称赴北京参加活动为“出国”。此外,还包括这次活动中担任医疗团负责人及“纠察员”角色的柳林玮、赖品妤,均是“台独”意识浓厚。柳林玮与“公投护台湾联盟”总召集人、前“台湾教授协会”会长蔡丁贵等关系密切,认为台湾最终一定会“独立”;赖品妤出身“绿色政治世家”,其父赖劲麟曾任“立法委员”,母亲为深绿媒体人,陈德铭去年年底访台,赖品妤企图在海基会办公室附近抗议两岸签署服贸协议。“反服贸”学运由上述政治色彩浓厚的人主导,难怪有台媒明确指出,学生们的反服贸、抢占“立法院”、冲击“行政院”,完全是民进党、是小英基金会主导策化的活动。事实上,民进党公开给予这次学运极大支持,苏贞昌、蔡英文、谢长廷、游锡堃、吕秀莲等重要人物多次到现场为他们加油打气,提供各种物质支持,施压马当局不得采取驱离措施。所谓的“反服贸”学运与民进党紧紧地绑在一起,已完全变质。(本文作者为江苏省台湾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华广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标签:服务贸易 两岸 协议 学生 民进党 台湾[编辑:艾然 责任编辑:姚玲]
查看评论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