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平:苏贞昌何以匆忙提出“对中政策大辩论”

来源:华广网    2014-01-15 08:21:30
我要评论(0)    打印    字号: | 

        华广网1月15日讯 题:苏贞昌何以匆忙提出“对中政策大辩论”

        作者 杨平

        1月9日,民进党“中国事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刚刚出笼“对中政策检讨纪要”,没过几日该党主席苏贞昌又建议在党内展开“对中政策大辩论”。苏贞昌马不停蹄地匆忙抛出新建议,绝非偶然,其中有着深层的政治考虑:

        设法弥补“对中政策检讨纪要”的不足。2013年,民进党“中国事务委员会”大动作举办九场“对中政策扩大会议”(“华山会议”),炮制出笼了“对中政策检讨纪要”,应该说该党的大陆政策研究、调整可暂告一个段落。但是这九场会议为讨论而讨论,没有结论、没有共识,只是将各方意见整理归纳后提供给“中国事务委员会”,最终出笼的“检讨纪要”死抱“台湾前途决议文”不放手,坚持既定的“台独”立场不动摇,在一些重大问题上的态度依然如故,坚拒“一中原则”,不承认“九二共识”,整个“纪要”洋洋洒洒6000余字,字里行间充满着浓厚的陈腐味,老调重弹,了无新意,流于形式,没有任何约束力。“纪要”出笼后,外界反应不佳,特别是党内不少人相当失望、颇多微词。谢长廷明确表示,“纪要”很多文字的堆砌,内容不明确,没有让人“很有感”;前民进党籍“立委”林浊水认为,“纪要”不是结论,没有什么拘束力,民进党努力了很久,没做成结论很可惜。前民进党“立委”郭正亮表示,“中国事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是苏贞昌的一次大挫败,原本的“对中政策总结报告”,最后变成“对中政策检讨纪要”,等于是降低位阶,不具有指导全党大陆政策的约束力,只是对九场“华山会议”的摘要参考。面对外界的强烈反应,苏贞昌急急提出“对中政策大辩论”,显然是想借此弥补“对中政策检讨纪要”的严重不足。

        缓解面临大陆政策调整的巨大压力。由于民进党“中国事务委员会”最终出笼的“对中政策检讨纪要”,未能就民进党的大陆政策调整作出明确规划与交待,引发党内外的强烈不满和反弹,苏贞昌面临大陆政策调整的压力未减反增,特别是“纪要”出笼后,党内重要人物蔡英文、谢长廷等都提出批评,认为“纪要”不能说明问题,未能达到应有的目的,主张应继续对党的大陆政策进行深入探讨、研究。谢长廷在民进党“中委会”落幕的第二天一大早就主动召开记者会炮打党中央,狠批“纪要没站在主流价值上”后,拳拳击中苏贞昌的要害。谢系“立委”接力“出招”,建议在5月党主席选举前举行两岸政策公开辩论,辩论时间宜早不宜迟,最好能在3月就举行,3月距今还有2个月,大家有时间准备;而3月又距离5月的党主席选举2个月,如果辩论时有若干结论聚焦,可进一步提供党主席候选人讨论;辩论场次愈多愈好,可以针对“纪要”还没有共识的议题来辩;参与辩论的成员,应广纳跨世代、跨派系的代表性人物。蔡英文认为辩论有必要,大家也同意,“不失为要做的事”。林浊水建议,可从“对中政策检讨纪要”找出几个争议点,然后逐个议题辩论。面对这样的局面,苏贞昌面临的“压力山大”,苏在此时建议就民进党的大陆政策展开大辩论,明显是想借此表明自己在两岸问题上的积极姿态,设法缓解面临大陆政策调整的巨大压力,收拾“对中政策检讨纪要”出笼后的残局,改变自身的被动处境。

        争取抢占竞选连任党主席的制高点。民进党党主席换届选举将于5月举行,除苏贞昌有意争取连任外,前党主席蔡英文、谢长廷都有强烈的企图心。当然,角逐党主席只是手段,目的是为了卡住进军2016的有利位子。而以目前岛内形势及民进党内部态势看,若想在即将来临的党主席选举中抢占制高点,争取赢得选举,势必要在民进党跨越执政的“最后一哩路”上下功夫,也就是要在大陆政策上有所作为,改变外界对民进党大陆政策的刻板印象,显示出有处理两岸关系的能力。苏贞昌自2012年当选党主席后,在大陆政策调整方面,虽有不少动作,比如成立“中国事务委员会”、召开九场“华山会议”等,分别从政治、经济、社会、安全等方面探讨该党的大陆政策,让外界颇有期待。遗憾的是,会议仍呈现出守旧势力压制新生力量、保守空洞论述“围剿”务实理性声音等特点,在党内基本教义派的强力掣肘下,会议的“对中政策总结报告”沦为“对中政策检讨纪要”,未能对民进党大陆政策调整作出结论性意见。会议中好不容易出现的一个亮点——关于冻结“台独”党纲的提议,只是一闪而过。九场会议可说是徒劳无功,成为一大败笔,被台媒评价是苏贞昌的“重挫”,认为苏已是“跛脚主席”。在如此情况下,面对蔡英文、谢长廷两位虎视眈眈的有力竞争者,苏贞昌自是难以占据有利地位,故而急急提出“对中政策大辩论”的建议。“纪要”9日出炉后,民进党中央即明言“苏贞昌原就认为可辩论,党后续会再规划”。一旦展开大辩论,苏贞昌可站在党主席的高度,任由各方展开争夺,若能有所突破,党主席的功劳最大;若没有突破,系各方无法达成共识,责任也不能由党主席承担。如此,有利于苏贞昌重新抢占角逐党主席的制高点,为争取胜选创造条件。

        应该说,民进党若真的就大陆政策展开辩论,是一项不错的举措,是件好事,有助于该党深入思考未来的发展方向。只是苏贞昌提出“对中政策大辩论”的建议,权谋性非常明显,恐难有大的突破。尤其是民进党党主席选举在即,苏贞昌、蔡英文、谢长廷等重要人物又都有意角逐,而党主席又仰赖党员选举产生,在该党16万多具有投票资格的有效党员中深绿党员比例甚高,若真的举办大辩论,除谢可能会高分贝继续提其“宪法共识”主张以外,苏、蔡面对辩论时都会谨慎应对,避免得罪深绿党员。苏贞昌近日发文哀悼“台独”大佬蔡同荣,表示“他未竟的理想我们会继续努力”,讨好深绿力量意图明显。加之2014年是选举年,党内很多人都会投身其中,在辩论中也怯于“大鸣大放”,以免得罪深绿、失去支持。所以,苏贞昌“对中政策大辩论”何时能够落实尚系未定之天,即便真的落实展开辩论,恐怕也多是各说各话,最后如同“华山会议”一般流于形式,难以找到各方都可接受的共识。(本文作者为江苏省台湾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华广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标签:苏贞昌 民进党 政策 辩论 两岸[编辑:艾然 责任编辑:姚玲]
查看评论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